两步路公益救援平台 服务商中心

俱乐部及领队入驻

服务商后台

    • 全部
    • 轨迹
    • 活动
    • 约伴
    • 社区
    • 用户

社区 > 北京> 冰封无阻激流酣,野鸭安居未南迁--踏冰白河湾记

冰封无阻激流酣,野鸭安居未南迁--踏冰白河湾记

回复 收藏 正序 只看楼主

冰封无阻激流酣,野鸭安居未南迁--踏冰白河湾记 2019-01-24 04:22:09

第一次走白河湾,只走了双文铺的一小段,就被这里如诗如画的风景所惊艳,就如一句歌词:“第一次牵你的手,指尖传来你的温柔--”(参见二步路社区的《胸中有风景,山水皆入画-白河湾记》https://www.2bulu.com/community/gotohuatinfo.htm?id=171299)。

第二次走白河湾,更为白河岸边那株盛夏之际仍然花开繁茂的孤树而惊叹,详见《临水有嘉木,承露待神瑛--踏访白河湾》https://www.2bulu.com/community/gotohuatinfo.htm?id=1129540。那次走了一个前安岭入,柏查子返回的环线,全程二十二公里有余。

而冰封雪飘的白河湾,又会是何种美景?这成了很久以来的一项牵挂。因而,踏雪白河湾,成了我与老夏酝酿了好长时间的共同的期盼。

周六还在加班,想着这个周末的户外活动是泡汤了。不过,最后一刻,还是成行了。

白河湾全程在河谷中行走,所以老夏认为可以拉老姬一起(行前都没敢告诉他有二十公里路程,怕他又因膝关节不好畏惧不前),好在老姬没有犹豫,一下子答应下来,这也是相隔很久以后老姬再次参加户外活动。

在户外群里吆喝了两声,又拉了腊梅与万千(小陶)参加。

8:40乘H11,从怀柔于家园出发,向前安岭进发。远远地,一列高峻的山岭迎面撞向这海拔仅数十米的山前平原。


 

前安岭车站下车,我们沿国道回走几步,就近下到国道下面的省道,然后一路沿琉璃河前行。


 

未到近前,即已听到水声轰鸣,虽然是三九严寒,而且入秋以后就没有过降雨,竟然河水仍然如此丰沛,着实难得。

 

 

初见到冰,小陶就已经按捺不住兴奋。也难怪,去年秋冬一直没有降雨降雪,今年冬季又是如此,历史总是重演,失望总是一而再而三地打击着我们。见不到雪,能见到冰,也已经稍可慰人了。其实这里的冰质量并不好,守着公路,落满尘土,又久无雪雨,冰面灰蒙蒙的。

 

夏季的暴雨冲垮的栈道与廊亭已经修复,木条铺就的栈道,走起来富有弹性,感觉很舒服。


 

天色出奇的好,天蓝如水,四处流溢;高耸的树木如同平头小伙,倍有精神,饱含春的信息,暗含着生命的萌动。


 

双文铺之后,河道与公路拉开一定距离,冰面质地稍好转。冰层呈现出羊脂玉一般的的质地,河道未能冰封处,河水清浅,泛起层层水花,水质甘冽,望而生津。



 

眼尖的老姬突然报给大家一份惊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浅水之中,数只野鸭在游动。其实就在看见他们之前不久,我们刚刚讨论过这些野鸭冬天去哪了,野鸭是候鸟还是留鸟。讨论着随着气候的变化,候鸟迁徒的规律和目的地都在变化,正以为他们南迁了,转眼就飞临眼前。其实野鸭确实是候鸟,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留恋白河湾的幽静与与世无争,竟然在村口安起了家。

 

我们的脚步打扰了他们的安宁,突然之间就扑楞着翅膀飞起来,向着我们身后的方向飞去了。这应当属于绿头鸭,有着华丽的羽毛与优美的身姿。

 

水流漫过低矮的拦水坝,从数级台阶上跌落,水花四溅,声彻河谷。

 

河对岸的前方,八宝堂村口,几株成龄的树,在最严寒的季节,已经隐隐萌生新枝,且待一夜春风,就将迫不及待地吐露新芽。

 

难得见到一路上最为洁净透彻的冰,小陶已经喜不自禁,爬上了冰面。那冰层清可见底,冰面分布数道巨大的裂纹,初见时,还真担心是否能承载人的重量。

 

周六晚上已经见到怀柔有支团队来白河湾的照片与视频,知道美景且在后面,不过大家还是先后下到冰面体验一番。

 

沿河前行,在到达小都江堰之前,对面的山崖绝壁上,一道冰瀑高悬于半空之中。那冰瀑之上的山体垂直陡立,冰瀑之水源于山体的裂隙,或者说是冰泉凝就。


 

小都江堰处,一派萧瑟景象。此处是白河干流与其支流琉璃河交汇之处,往下有一段河段相当开阔。


 

冰面已经有一些人在嬉冰,我们也在此处越过栈道,下到冰面。

 

冰面也满是尘土。背阴处,才看得出冰层的晶莹剔透。冰面分布着密如织网的裂痕,冰面的中心似乎向下凹陷,时而听得见清脆的冰裂声,极为担心冰层是否结实,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挪,老姬与老夏已经走到河中心,然后走近了对岸,老夏非常肯定地说没事,冰足够结实,我还是缓慢地向河中心挪去。

 

冰面的冰花,如同升腾的烟花,或者是鱼儿吐出的气泡,在冉冉上升的过程中,被冻结在冰层之中。

 

小陶已经轻易被眼前的冰河所陶醉,在冰面上拉着腊梅照相,不舍得离去,在我们的催促下,并且告诉他真正的美景还没有开始,才匆忙赶了上来。

 

过白河北村的拦水坝,我们沿河流左岸前行。

 

又是老姬眼尖,看到奔流的河水中的又一群野鸭。第一群野鸭飞往我们身后了,前方的肯定是新的族群。这儿也是靠近村庄,野鸭也是要择邻而居呀。

 

随着我们的脚步靠近,野鸭也一样惊掠而去。

 

河岸边的狗尾巴草,依旧如夏秋一般葳蕤繁茂,依旧生如夏花之㶷烂。


 

河的对岸,是一处漂流的起点,漂流因为保护水源地已经叫停,《让子弹飞》的道具小火车,就停靠在右侧的河岸边。我们得想法越过冰面,到河的对岸去。



 

还是老姬率先探路走在了前面,没有停顿,顺利越过冰河。其实,冰河只是一层壳,承受着冰壳之下的流水冲刷以及向阳而积聚的热量,数处融化,一些地段融化的河面连成一条溪流,还是需要小心试探,谨防跌落水中。


 

老夏尝试的另一条路线,最终没有走通,回到与老姬大体接近的线路上来。

 

此处远离公路,一副典型的冰天雪地的北国风光图画。阳光明媚,温暖和煦,冰雪消融,流水潺潺。捧起一口冰水尝一尝,甘甜可口。

 

其实,即使掉进冰窟也没事,河水很浅,今天的气温很温暖,来个冬泳,会是不一样的惊喜。去年冬季我去百泉山看冰瀑,失足踏中冰水之中,以护膝裹脚代替袜子,也顺利走完全程。


 


 

开车了,赶紧买票上车。下一站,人在旅途。

 

小火车之后,沿河右岸行走。河水激流勇进,好不欢畅。

 

沿途惊起飞鸟无数。小的麻雀一般大小,行动迅速,往往成群结队活动,视线刚刚捕捉到它的身影,如同箭一般射出去了,无法用相机记录它的身姿;老姬坚持说不是麻雀。中等的有长长的尾巴,飞行速度同样迅捷,且与人保持着较远的距离,难以捕捉到它的身影。

 

再次惊起一群野鸭。这是一个不少于十只的族群,对于以往所见,算得上是一个庞大的家庭。冬季的白河湾,不但人向往,其实更是鸟儿的乐园,实实在在是飞禽的家园。

 

去年夏天来时,还看到一种蓝色的体形更大的鸟,河湾是它的巢穴所在,惊飞时,它并不飞远,只停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翘首相望,等待行人远去。不知这个时候,它去了哪里,是不是南巡行宫了。


 

河面冰开处,突现大片水草,凭添许多生机。

 

水凝结成冰,后来的流水又将冰切割消融,冰的边缘,如同利刃,下侧悬空。

 

青石岭村前,一群白鹅与家鸭在溪水中嬉戏,不知那褐色的家鸭,是否意欲乘七仙女沐浴时偷取衣物?

 

青石岭村旁,停有数辆大巴车,这应当是简单户外与橘子部落两个户外团队的包车。冬天的白河,吸引了众多的户外爱好者前往。

 

这段河面冰封较好,冰面有不少游人开心嬉戏,于是我们再次下到冰面行走。现在对于在冰面行走,已经放心多了,另外,这个河段的河面也窄一些,冰层看起来更结实些。

 

从冰窟的边缘取的冰刺,锐利无比。可以做为兵器一用。(此处由老夏导演并参演)

 

青石岭桥头,碧空澄澈,远山幽岚,寒冰如玉,水流激彻,幽潭映天,水映山色,天水相染。人在画中,人怯怯不敢在画中,唯恐破坏了山水长卷的唯美。

 

 


 

青石岭处的河对岸,薰衣草庄园,或者是烧烤庄园,有拦路收费。不知这种坐地收费,与拦路抢劫有何不同。眼见可以沿着河道,贴近右岸的山崖通过,何必让他赚这种黑心钱?于是我们选择沿河走冰。

其实,这种选择是歪打正着,最好的风景,正在河边,真要是河对岸的简易公路可以免费通行,倒可能放弃了近水赏冰的乐趣。

 

收费人不甘心损失一些收费,隔河与我们随行了数百米,呵斥恐喝,见我们不理他,只好作罢。

 

河道的中心并未冰封,靠近中心的冰面,还须谨防冰层断裂。我们尽量选择靠近山崖处行走,冰面有河岸的支撑,会更安全。

 

河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这段河面有充分的光照,融化最严重处,离山崖已经不远,需要小心不要滑倒,一旦滑倒,会不会洗个冷水澡呢?而且靠近山崖处,冰层反复冻结、融化、再冻结,边缘鼓起,向河中心有个倾角,更要谨防打滑。

 

 

山崖前方,一片茂密的芦苇丛,如烈烈旌旗,在风中摇曳。芦苇虽枯,仍如鲜活的士兵,肃立向行人敬礼。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正合此意境。

 

老姬行动一向迅速,远远地把我们拉在后面,早早在前面等我们了。

 

近岸的冰,水分蒸发后,留下一层脆而薄的壳,变得酥松,如同踩在松软的雪地之上。

 

行到一座小桥处,也就出了露营基地的范围,终于脱离河道,走上简易公路。


 

河水将冰层巨大的冰窟,在冰面雕蚀出不同的层次与台阶,可以看出冰层的厚度,大约在一米左右。河水在冰层下流淌,冰层其实是悬空于河面。

 

路面出现铁轨,这就是《让子弹飞》的外景地现场了。


 

这我们重温一下那气势恢宏的电影场景吧。身临其境,是否都有一种置身角色之中的臆想?




 

且在此简单午餐,补充点能量。

 

冰河上的午餐。老夏老姬的自热饭,把冰都给融化了一片。当然,饭菜加热的效果就差了很多。


 

吃饭的时候,遇见带着孩子与狗出来玩的游人。小姑娘很霸道啊,金毛肯定是不喜欢她,坐我们身旁与我们亲热,面对小主人的召唤竟然数次置之不理,一副要换一下新主人的味道。

 

午餐休息后继续前行。这处水潭,逆光时河水呈墨绿色,顺光则成为碧绿。

 

两块上下叠垒在一起的巨石,异常的巧合,上面一块,明显应当是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块,巨大的冲击力作用下,竟然悬空叠压在下一块巨石之上而未滚落下去,实在奇异,成为不可能的存在。

 

七星潭,形成连续数个多级瀑布,冬季就成为冰瀑,冲刷出多个壶穴。其上通往云梦仙境景区。


 

七星潭的前方半空中的山腰上,可以看到悬于天际的公路,那是310省道(返回时我们会经过那条道路)。


 

过七星潭再沿河道下行,河面盛放着精美绝仑的冰花,比前面小都江堰处所见更晶莹剔透,更加密集,更富于变幻无形。



 

继续前行,峡谷两侧山顶之上,奇石林立,姿态不同。

 

一块飞来石一样的巨石,如同三寸金莲的绣花鞋,晾晒在窗台之上,仅很小一点着力点接触下面的山体而不倾倒,更加奇的是,巨石之上,还生长了一棵奇树。实在是天地造化。应比黄山的梦笔生花更胜一筹。

 

峡谷中芦苇遍布,斜阳之下,熠熠生辉。

 

 

这块巨石,如同挪亚方舟,承载过伟大的历史使命。



我们在挪亚方舟上驻留的时候,一只翱翔的猛禽--有着不一样的喙,一定不是乌鸦--在上空盘旋,以勇猛的力量,对这群户外爱好者致意。

 

沿峡谷前行,河道再次有一个180度的转弯。其实此处是两个180度的转弯,从而形成S形的弯道,这就是人称北京的小雅鲁藏布江的白河拐弯处。--归程时,在山上省道中途的观景台处可以更加直观地看到这段峡谷。

或者,此处的S拐弯,有点像黄河老牛弯的太极图案,嘉陵江也有这样一处太极图,那次去重庆,竟然有缘一次航行的旅途,见到两个河流的太极图案,荣幸之至!(不过,比较而言,白河峡谷作为180度转弯,还不是足够壮观;作为一个太极图案,还不够完美。这也是白河弯的小雅鲁藏布江称号名气并不太大的原因)

 

三人行

 

 

大自然是巧夺天工的能工巧匠,将冰层精雕细琢出精美的纹饰,边缘冰玉一般透明。

 

路边一座山洞,深约二十来米,空间狭小,像是人工开琢,不知做何用途。或者是以前废弃的防空洞,近年重新加工做为景点,仍未完工?


 

视线正前方,一条冰瀑。


 

巨大的花岗岩山体外侧的这块石头,与山体似乎格格不入。看来并非同一时期所形成,或是造山运动二次作用的结果。

 

越往下游走,山体之下,河道之中,乱石与风化的砂石、河沙愈多。接近下游,雨季水位会很高,岩石的风化程度加剧。

 

前方一条巨大的冰河拦在路上,冰河汇入白河之中。冰河向峡谷的支沟深处延伸,冰量如此之大,上游一定有壮观的瀑布。


 

冰层温润腻滑,厚重坚实,如同羊脂玉一般。

 

遇见简单户外的领队村长,老夏多次参加他的团队活动。顾不上与老夏合影,匆匆往峡谷深处跑去,原来他的团队少了两个女孩子,其他队员都结束行程了,领队只好一个人重返峡谷寻找。


 


  

离开支沟的冰河,即遇到一辆车当头堵在路中间,一位小伙向我们收过路费,另一位坐在车里。没有理他们,我们且继续前行。不久,那辆车从后面超越我们,车里多坐了一个人,看衣服像是村长。估计他们走散的人,从另一条道返回了。

日照金山。太阳西斜,天色渐晚,山里日落要早很多。夕阳斜照在峡谷左侧的山头上,金碧辉煌。

 

视野之内,连续两条冰瀑。一条远些,斜挂在崖壁之间,明显是从山体中发育中的泉水形成;另一条近些,就位于路边的山崖之下,也是从山体中发育的泉水形成,但这眼泉水的水量足够大,冰瀑有一定规模。

 

冰瀑下的冰阶很是光滑,一不小心,小陶滑了一跤。

 

左前方山垭口处流下一条冰瀑,看来那道山坡的后面,应当有更高的山,那冰瀑的水源,当来自更高处的山上;右下方有一个小山洞,有山泉从洞中流出,形成冰坡。

 

这时,先前向我们收费的那辆车再次从外面驰入,车里下来三个人,除之前见过的两人外,新下来一位携棍的男子,以法人的名义,保护水源地的名义,继续要求收费。跟他理论了半天,有没有收费许可,有没有收费标准,如果有,我们一分钱不少,如果没有,那我们该走走我们的。不能是个法人就能拦路收钱,这跟抢劫有何区别。

不过,为此费了不少口舌,也耽误了不少时间,以致回到怀柔城区后,原拟安排的与老夏老姬小聚一番的计划落空。


 

最终几个人放弃收费,把我们安全护送出大门。上四合堂大桥,提前约好的专拉驴友的出租车武师傅已经在桥上等我们。


 

回程乘车自四合堂沿310省道返回怀柔,车子一路在峡谷上方的山边盘旋,在车中俯望白河峡谷,才感觉深不见底,蔚为壮观。


 

月亮正挂在峡谷东侧的山头,异常的饱满硕大,武师傅说到,今天是十五,我们才知道,又是一个团圆日。明月出燕山,苍茫云海间。在这峡谷之上行驶,竟有一种我欲乘风归去,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峡谷之上,山势嵯峨,异峰林立,公路随山势蜿蜒,不时劈开山体而行,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北方水帘洞,应当就是千尺珍珠瀑。这条沟,就是途步后半段所遇到的那条支沟,以及支沟中水量巨大的冰河,其水源,就来自这条珍珠瀑,在峡谷下面所猜测的上面的冰瀑,得到了证实。

 

老夏提议武师傅在观景台停留一下,以观赏峡谷中的小雅鲁藏布江的景观。武师傅很爽快地答应了。

观景台上,恰遇一对年轻情侣,于是请他们给我们拍了张合影,也是本次唯一一张大合影。明月高悬于万山之巅,峡谷深切于无底深渊,白河冰封,未阻激流酣涌,悬立崖侧,不禁胸中澎湃。

 

S形转弯的左半部分。其中右侧河道中的座暗色小岛的前方,即是那艘挪亚方舟。

 

S形转弯的右半侧,挪亚方舟在图片的左侧。

结束全天行程,仍然欣欣然于胸,对全天的行程,回味万千。二十公里的途步,步步是风景,处处有激情,可谓不枉此行了。


2019-1-20,23日补记

12

请赞赏鼓励下作者!

1楼   回复 举报 收藏

×

给客舟听雨鼓励哦!

  • 1
  • 2
  • 5
  • 10
  • 20
  • 50
×

其他金额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0
客舟听雨

我已收到你的赞赏,谢谢你的鼓励!

¥ 6.66
×

赞赏清单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