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步路公益救援平台 服务商中心

俱乐部及领队入驻

服务商后台

    • 全部
    • 轨迹
    • 活动
    • 约伴
    • 社区
    • 用户

社区 > 北京> 喀纳斯126公里穿越———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

喀纳斯126公里穿越———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

回复 收藏 正序 只看楼主

喀纳斯126公里穿越———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 2018-10-10 13:42:23

喀纳斯重装穿越之"户外小白历险记"

九月份便迎来18年秋冬第一场雪的喀纳斯

雪后观鱼台回望喀纳斯河,以上两图均为天马提供

前言

7月31号,朋友圈无意间看见黑白子(后简称老大,哈哈,社会不)发了国庆活动"【2018年国庆特辑】喀纳斯最美秋天188公里精华穿越",顿时眼前一亮,十分钟之内看帖、考虑假期时间安排、报名。自五月份接触户外,很快便添加了老大的微信并关注了"假行僧"户外公众号,但始终没有敢报名参加过活动(哈哈哈,怂不怂,也是没谁了),于是在"两步路"上报完名后,立马微信私信老大,殷切地表达了自己想参加活动的想法,"体力如何?"、"有重装经验吗?"、"重装走过哪里?",领队抛出三个简单粗暴的问题,逐一认真回答完之后,终于等到老大爽快的答复"好,批了",自此便开始期待背上行囊、踏上旅途的那一刻。

新疆是个好地方

新疆,距京3000多公里,位于中国西北边陲,地处亚欧大陆腹地,占国土约六分之一的面积,拥有雪山、草原、高山湖泊、各种野生动植物......,当然还有瓜果。

手绘版新疆行政划分(忍住,不许笑😂)

新疆同样是户外爱好者的圣地,N大经典徒步路线,狼塔、乌孙、夏特、博格达、喀纳斯......

上图为夏特、乌孙、狼塔、博格达、喀纳斯于新疆地区的相对位置。

出发前准备

在准备之前首先需要深度了解此次徒步的行程,然后根据活动的强度、行程和个人体能、背负能力、饮食习惯等列此次出行的装备清单。报名确认后老大即刻拉了活动小群,并将此次活动的相关资料发到群里供大家参考,除本次活动的轨迹、行程计划外,还有去年探路队吾乐姐的装备清单、行程、游记(为此次喀纳斯活动,老大去年深入大西北开展了为期17天的探路之行)。

上干货,老大团队整理的事无巨细的行程计划,阅者有份给老大点32个

上图为喀纳斯重装穿越全程轨迹图。

按照行程计划,此次喀纳斯重装穿越为期7天,全程扎营,中途禾木村、喀纳斯景区、白哈巴村均可补给,但综合考虑自身体能、景区高昂的消费,最终决定按照严格意义上的“长线”来准备这次穿越,即出发前准备好7天的干粮、中途不补给(事实证明,最终并没有做到)。

由于之前没有长线经验(3天及以上的重装经验也没有),准备装备前先向各个户外大神请教,参考大神的狼塔C线、鳌太等装备清单,最后整理这次喀纳斯穿越的装备清单,见下图。

离京前,所有装备粗略计算总重量17698g,不到18kg。到达徒步起点贾登峪时,加上火车上没吃完的馍片、牛油果、北屯补给的1L水,去掉穿在身上的鞋和衣物,重装包总重量维持在18-19kg。

自确认报名开始,繁杂的准备工作便缓慢而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就像之前准备一年之久的潜水之旅,或许期待了太久,临近出发的前一周越发平静,突然觉得“走”或者“不走”其实都一样、并不会改变什么,身边没有激动地安排旅行的人也是一天一天开开心心地过。直到出发的前天下午,打完卡下班,彻底撒欢儿了,满心欢喜地坐公交、逛超市、回家一遍遍打包、试背重装包、拍照,当然还有乐开花儿的自拍

上图为打包前的实物清单。

打包之后的效果,哈哈哈,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呢

试背,背了有十分钟,哈哈哈哈......


9月27号

今天是启程出发的日子

北京西(27号10:00)——乌鲁木齐(28号17:16)Z69次列车

乌鲁木齐(28号23:14)——北屯市(29号7:07)K9791次列车

背上行囊,粗发

对了,还有火车上的干粮,提上。

31小时+的火车,还好是下铺的硬卧,重装包直接放在铺上,省的一番折腾。(同队的摄影师企鹅,为了解不同生活下的人生百态,全程硬座到乌市,一路收获必然不同,甚为佩服)



9月28号

凌晨6:43到达嘉峪关,遇到旅途中的第一个日出红霞。

7:30左右天才蒙蒙亮,虽然是下铺,但是火车上着实睡不了太久,起床洗漱、准备接下来十天中最为奢侈的一顿早餐。

12:42到达哈密,同行伙伴站台补给了此行第一个馕,无关味道,此时总是好吃的。

补上同一趟车的小伙伴合影(腿长两米的小韩、“老北京”转山大哥、小山鹰蜀黍

还有哈密的哈密瓜(后来才知道鄯善的哈密瓜才是最好吃的😄)

15:16到达此行的中转站——乌鲁木齐,为期六个小时的乌市补给、逛吃开始了。

出站之后先去存包,最晚晚上12点取,10块大洋;

存完包,左绕右绕终于跟小山鹰会合,一块儿打车到企鹅和一杰住的长江路汉庭酒店,计划傍晚一块吃个饭、简单补给馕和葡萄干,然后晚上十点左右返回火车站,赶晚上23:14到北屯市的火车。

乌鲁木齐的坑馕

出坑的小圆馕,买了五个,准备做徒步穿越的路餐(最后发现,对于7天穿越路线的话肯定是少了)

企鹅和小山鹰准备的路餐,12个馕

晚餐:手抓肉、拉条子、乌苏啤酒

“夺命大乌苏”,之前第一次听闻此大名还是在大冰的书里,此行从一杰口中得知此大名的江湖由来,上图左为“wu(乌)苏(su)啤酒”、右为“n(弄)s(死)n(你)m(们)”,哈哈哈哈,社会。(实际并没有传说中的威力,起码被小山鹰嫌弃“这酒没劲儿”



9月29号

7:07到达北屯市,至此火车上的行程暂告一段落,截止目前在祖国的疆土上走过的轨迹如下图。

凌晨7:10分左右到达北屯站,乌鲁木齐与北京的时差是两个小时,出站即遇到了北屯最美朝霞。

几乎同时到达北屯市的队友另有老杨、老高、无籽西瓜,他们这一天的计划是去北屯市逛逛,下午五点前返回北屯市火车站与老大会和。

从出站到天亮(8点左右)一直在跟转山大哥商量接下来一天的安排,有两个选择:1、坐大巴车去布尔津,转车去五彩滩,在布尔津与天马会和,在布尔津等大部队一起出发去贾登峪;2、跟老杨、老高、无籽西瓜一起去北屯市逛逛,下午返回火车站与老大会和,17:30坐老大包的车去贾登峪(中途停布尔津买气罐、接上天马)。

一番讨论、问车之后还是没有最终决定,犹豫不决时突然有一个精神抖擞、身体干练的老大哥问“你们是黑白队的吗,假行僧户外”,我的第一反应是老大定的车这么早就来了?紧接着老大哥自我介绍“我是黑白队的老杨”,立马反应过来,然后跟老杨大哥请教接下来这一天的行程安排,期间老杨大哥转向转山大哥问“你是最初?”,于是赶紧补上自我介绍。

虽没去成五彩滩,但有天马的五彩滩美景图。

跟无籽西瓜、老杨、老高会合之后,了解了一下五彩滩的具体情况(老杨大哥和无籽西瓜去过五彩滩了),最后决定等9:15的3路首班车跟无籽西瓜他们一块儿去市里逛逛,然后5:30回来北屯站跟大部队会合。此行主要目的:无籽西瓜他们补给一些馕、我们一行五人中午找个地方吃饭顺便给所有电子设备充满电。

与老杨、老高、无籽西瓜胜利会师。

没有五个人的合影,但是必须有五个大包的合影

日月同辉的北屯广场

两个小时的时差,北京八点上班,北屯的同胞是上午十点上班。于是从火车站开往市区的首班公交车上午九点才发车,到达市区约十点,大街小巷的铺面才刚刚开门营业。

犄角旮旯的馕在召唤我们

在馕店的屋檐下驻足,观看了做馕的全过程:压好花的馕皮从店内的小窗递出——将馕的正面拍在芝麻盘上——再将粘满芝麻的馕扣在馕托上——馕背面洒少量水——最后用托将馕送入馕坑,贴在馕坑内壁——用长长的铁钩取出烤好的馕——金黄、飘香的馕出坑喽

老板的无影手

北屯市吃了热乎的馕、逛了菜市场、川菜馆所有电子设备充满电,返回火车站与大部队会合。

大部队下午4:38出北屯站,简单打个招呼、放下包,第一要务:所有人跟老大签署免责协议,完事,再来个12人小合影(企鹅专业摄影,未入镜)。

上包,粗发

出发前往布尔津,一个小时车程,区间限速60km每小时。与天马在布尔津会合,至此喀纳斯188精华穿越全队会合,发车前往贾登峪,三个小时车程。

晚上11点左右到达贾登峪,所有人下车,远离公路,老大的指令,三个人一组开始搭帐篷。最后我、小韩、老大三人一组,先搭我借的单人胡巴、然后小韩前两天刚收到的单人隧道帐、最后是老大的双人繁星。搭完帐篷、充完气垫、铺好睡袋,此时已经晚上12点了。没有洗漱,立马进去睡觉了。

等等,还有搭好的帐篷呢



9月30号,重装穿越第一天:贾登峪——禾木河营地(距离禾木村2公里)

早晨睡的正香,听见帐篷外面有人说话、收拾东西,心想这么早就要收拾拔营了吗,睁开眼看了看时间,6:30,不能落后,于是赶紧收拾做饭,早晨红枣、燕麦、奶粉,最后又掰了一两块馕泡进去。

早餐结束立马收拾东西、拔营、打包,准备出发,准确出发时间8:30。

徒步第一天,最后一个拔营的老大,队友齐心协力给老大拔营

出发前合影,宣告此次穿越正式开始喽。

出发时大家基本都穿着抓绒、羽绒服,刚上了第一个坡,有点热,全队卸包、脱衣服。

路上遇到两个重装队、n个轻装队(后几天也曾遇到今天的重装队,不同的是换了坐骑,骑上了马)。

林间金黄,牧草青青,别是一种色彩碰撞。

今天的路线基本沿着河走,前半程是喀纳斯河,后半程是禾木河。

翻过垭口,碧绿清新的喀纳斯河映入眼帘。

出发两个小时后来到售票处,每人50,自成前队的小山鹰混在了前面的大规模轻装商业队里,一不小心成功逃票。

眼前就是喀纳斯河,幸亏老大提醒,来个合影。

前脚刚过桥上路,回头间见当地哈萨克族人骑马而过。

然后各自沿河前进,边走边拍照。

十一点半左右,在一个较明显的爬升后与小山鹰会合,整体休整。

回望喀纳斯河。

继续前行,路旁有正在休整的马帮,步步为景。

按照轨迹沿着河边走,欣赏绝佳美景,奈何树叶下暗藏玄机,干脆利索地直接陷进去,迅速反应才没有弄湿。拍完照,加上前方路不好走,同行三人又切回防火道。

老大指令“两河交汇的平台处,午餐、赏景”,最后集体走过了,在过平台后一公里左右的花阴凉处午餐,老大一再表达了没有人沿着一再优化而来的轨迹走的遗憾。

照片上右前方就是老大说的午餐平台,前队小韩已经跑过了,集体带偏

今天的午餐营地

点睛之笔的小粉袜儿

脚起泡也挡不住老高大哥的酷

午餐后,决定“轨迹三人小组”(天马、小韩、最初)提前出发,拒绝防火道,追寻最初的美景。

于是乎,迎来了此行第一次掉河

看老杨大哥过河的时候还觉得酷酷的,等自己直接跪河里的时候,嗯,也是“酷酷”的。(小韩在我前面落水,同款鞋,就是这样)

站起来又是一个倔驴,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下午五点不到,808作为前队唯一成员已到达离禾木村两公里处的“水电宾馆”,老板说可以在他家院子里扎营,结果后队都到了之后最后才整明白必须有四个人住宾馆,150元一个床位,需要集体在宾馆吃晚餐和早餐,才能扎营。全队基本按照长线来走的,可想而知没有凑够住宾馆的四个人,老大果断决定回撤,最终除808外的所有人只能回撤到远离村子的安全地方扎营。

临河的树林中扎营,为避免暴露,天黑之前扎完营、吃完饭、收拾好,尽量不开灯(拍完照,赶紧关)。

10月1号,重装穿越第二天:禾木河营地——禾木——2100米营地(距离小黑湖5公里,300米爬升)

临河树林中扎营,离营地10米是禾木河,解决水源问题。天然氧吧,清澈的河水奔流而过,但作为营地依然有个问题,水声太大,影响睡眠。

即使这种情况,我依然睡的不错,夜间只在凌晨四点左右醒了一次,可见第一天就走的足够爽的,哈哈。

接着听见小山鹰来找小韩借过滤器,说此时已经五点半多了,看了一眼时间,顺手记了一下游记,没几分钟,听见小韩说“马上六点,赶紧起来收拾”。总结贾登峪拔营的经验(倒数第二个拔完营,倒数第一是老大),今天先收睡袋、气垫、脚套,然后刷牙洗脸、涂防晒,开火烧水,保温杯补满,接着剩下的水煮燕麦、新疆奶茶、泡一小块馕。

最后收帐篷、打包,所有东西收拾完之后发现还没有准备今天的水,于是赶紧找小韩借过滤器去河边过滤两瓶水,八点左右跟中队一起出发。此时队伍分成四个小队,808最前,静思、征途前队,小韩、无籽西瓜、天马、老杨大哥、老高大哥、我中队,小山鹰、企鹅、转山、老大后队。

出师不利,出发刚走一公里,边看轨迹边下到大路上,结果没有看到脚底下的大石头,猛拌了一下,重装包带着身体狠狠地拍在了地上,这一摔真结实,就差晕过去了,赶紧站起来,失去知觉的鼻子仍然能感觉到有东西流出来了,果然鼻子开始滴血,虽然嘴里连说“没事没事”,小韩和无籽西瓜姐还是立马赶过来帮我,老杨大哥则是记录下来我的狼狈样儿(满脸黑土,大包太高,只能侧着仰着头;接下来全程就是鼻青脸肿的穿越了)。我这史上第一摔承包了我们接下来一个小时的笑料,“对自己太狠了”小韩说,但是剩下的一天中,我才后知后觉的感慨没有摔断鼻梁,后怕了一路。

站起来,依然是个倔驴。边走边笑,一边骂自己一边拍照,山间晨雾怎能错过。

又见昨天的宾馆。

虽然错过了日出前的禾木,但是观景平台依然是要上的。

笼罩在晨雾中的禾木村

阳光洒进禾木村,触动了袅袅炊烟的登场仪式。

今天真是好事多磨,在左右观景平台欣赏完禾木古村落的最美晨景,我们来到禾木-小黑湖的正式穿越起点,此时九点左右,808作为前队个人已经买完票了,随时可以出发,但是轮到剩下11个人(转山大哥决定放弃今天的穿越,并于第四天在喀纳斯景区与大部队会合)的时候,售票员开始担心安全问题,不卖给我们票,严厉斥责后告诉我们需要到村子的警务室登记。

无论老大和征途大哥怎么说,最后还是不行。

最后一行人到警务室登记、签生死状(保证书)、按手印、雇向导。

禾木村警务室

经历种种,终于返回售票处,上包合影,准备正式出发,此时已11:20左右。

眼前就是我们要走的路。

前面耽误了太多时间,全队不得不赶路,但是刚走一公里就迎来了第一个小爬升,立马就给了一个下马威,背包的背负没有调整好、胯也硌的够呛,顿觉要废。爬到一半看到第一个阴凉处,立马卸包,调整背负、喝水、脱掉冲锋衣,收拾完上包追赶大部队。

12:10左右,花阴凉处集体休整,走到最前面刚卸下包冲了一包宝矿力水特,大部队又要出发了。

今天节奏比较一致,过小河还有合影

小山鹰始终保持“飞”在前队,突然被老大呼“企鹅外挂的大防潮垫子能否丢掉,太重了”,小山鹰坚决不让丢掉,决定原地等企鹅,换小山鹰来背。

事后聚餐的时候听当事人描述,当时企鹅走在最后,收队的老大在倒数第二,老大回过头叫企鹅快点走,赶上大部队,无奈此时企鹅实在走不快也走不动了,只应到“你先走吧,我后面跟着走”,越是这种情况老大越不会同意,等企鹅跟上来,老大指导企鹅减负,能扔的东西都扔掉。据企鹅回忆,能给小山鹰背的都已经给了,剩下的基本是扎营的装备这些,绝对不能扔掉。老大瞅着外兜问“这是啥”,“两个葱头”,老大果断命令“扔掉”,企鹅不情不愿地将第一个葱头远远抛到了山谷里,眼见第一个葱头转瞬消失,近几天蔬菜摄入极其有限,老大瞅准了时机,打算劫过来第二个葱头咬一口再丢,说时迟那时快,抬眼间,第二个葱头已飞在半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坠入山谷,两个约重3斤葱头命运就此改写。整个过程当老大以第一人称讲给大家的时候,紧张、懊悔又嫌弃之情漫溢,听者亦是捧腹大笑。

中午1点左右,林间就近找合适营地午餐

老杨大哥背了两天的大萝卜

午餐后企鹅的重装包给了哈布克(向导)、改为轻装。哈布克是当地的图瓦人,居住在禾木村。(第三天拍的向导)

四点左右,部分队员已经很疲惫,不想走了,此时手台里传来老大要骑马上(后来得知老大骑马未遂改为轻装)。然后在手台鼓励大家“加油,还有最后500米爬升”

爬上眼前最陡的一段爬升,喝水、简单休整,808大哥分享的风干牛肉干(每次都是快吃完之后想起来拍照

一路上反复遇到的马帮。

原计划下图是干到小黑湖之前最后一下休整。

结果才继续前进了不到2公里,5点左右,老大指令“叫住小山鹰,今天赶不到小黑湖了,就近选择扎营地点”。

过河探营记(就是这个河,背上重装包回来的时候,又滑了,幸亏卡住了,没掉下去)

跟老大一块儿扎营,顺带享受“热水洗脚”的福利。

老大一路福利多多

美美地用热水洗完脚、下河打水做晚饭、准备明天的路餐、写游记。

晚饭终于煮了苏伯汤,还有火车上没吃的一袋泡面(此时,泡面简直人间美味)。

乌鲁木齐补给的葡萄干和北京带过来的葡萄干

对比一下河对岸营地商业重装队的伙食(新疆领队回忆,昨天晚餐是大盘鸡、椒盐鸡......,今天早餐烙了30多张煎饼


10月2号,重装穿越第三天:2100米营地——小黑湖——喀纳斯景区

昨天定好今天早上早点拔营,7点半准时拔营出发。提前跟静思、征途商量好一起出发,最晚6点起床,为了赶上大家的节奏,决定5点40起床,总结之前的经验,起来之后先收睡袋、气垫、羽绒脚套,然后刷牙洗脸,烧水的同时涂防晒,然后煮燕麦牛奶,泡一小块馕,吃完之后再收衣服防水袋、锅和炉头,最后收帐篷,并把叠好的帐篷放在包的最上面,走的过程中会用到的东西放在头包和包的外侧,至此,七点半之前完成拔营。

早餐:红枣、燕麦、牛奶、一小块馕。

七点半左右,天空依然挂着一轮明月。打包完毕,随时准备出发。

静思和征途上包过来的时候,老大的帐篷已经收了一半,于是决定等老大一起走,帮老大收完最后的帐篷,突闻老大高呼“今天我不是最后一个拔营的”。哈哈哈哈,这是一个老大的追求吗

从营地往轨迹上切是有路网的,并且昨天向导也证实了这边也可以走,于是便以为不用过河,可以直接切到轨迹上,绕过最近的山头发现不仅要过河,而且河上游分成两三个小河,最后河这边营地的队友均艰难地过了两次河才切到轨迹上。

回头,已是日出时分。

昨天的营地距离小黑湖有5公里,400左右的爬升。切到轨迹上之后才正式开始今天的爬升,眼前迎来了第一个爬升,一直想拍一个延时,爬上来之后一看只有808在我前面,于是拿起手机拍第一个延时。


拍完延时果断落在了队尾,又一轮追赶前队过程中迎来了第二个爬升,爬上去之后听见有反穿的驴友跟小韩打招呼“你们从哪里过来?”,小韩说了一个“禾木”,对方惊呆“禾木过来这么早”,此时上午九点左右,距离我们拔营出发一个多小时,边走边笑“小韩,我们是昨天从禾木出发”。

无意间听到反穿的队伍中有人叫“村长”,便立刻停下来问“是村长队吗?”,激动不已,然后看到反穿队伍中穿红色冲锋衣的驴友同样激动地挥手打招呼,哈哈哈,是李子沣没错了(此次国庆喀纳斯,我跟黑白子走顺穿,李子沣跟村长走反穿,此行前李子沣研究了两个队的行程,告诉我两队10.1号的目的地均是小黑湖,有可能会遇到。9.30号禾木扎完营之后联系,得知小黑湖没有信号、村长队也没有拿手台,俩人都觉得联系不上了,最后来一句“反正有缘就见吧哈哈”。10.1号,我们没有走的既定目的地小黑湖,便觉得看到遇不到了,没想到居然在第四天的行程中遇到了)随即看见李子沣往河边跑,想过河,但是不好过,最后放弃了。此时我在河这边的山坡上,反穿的村长队在山谷的河对岸,反穿的队伍中有认识的村长、李子沣、姚寒、彭姐、望风、任。由于每天的行程都比较紧张,休息的时间都很有限,逼的你自己就觉得这种情况下是不允许下去打招呼合影的,不得已只是激动地跟大家打了招呼,便继续前行了。走过没几步便开始后悔,我可以卸下重装包、轻装下去跟大家打招呼合影再上来啊,那会儿怎么就没想起来呢,唉,后悔不已啊。

远处便是村长队。

继续前行,便看到了此次喀纳斯穿越的第一座雪山,加上向导,上大合影。

老大内心独白:不求多,下次就爬那个就行。

随着距离缩短,雪山的面貌一点点呈现在眼前,抑制不住的兴奋,内心欢呼雀跃。

放慢心跳,享受当下的一呼一吸。

转身,走过牧民的毡房就是小黑湖,(11点左右)灰黑色的湖水,四面环山的高山湖泊,平静的水面,孤独又高傲的美。

从毡房出来散步的喵

绕过小黑湖,左侧又见雪山“哈达戈尔”(大家都不知道这个雪山的名字,最后问的向导)。

此时又遇到了第一天刚出发时遇到的四人重装队,有坐骑就是不一样,轻松秒我们。

前方流经沼泽地的清澈小河,马帮帅气的淌水而过,剩下我们四下寻找过河点,这时老大抱怨“我们的向导呢,如果有向导在,我们也可以让马把我们一个一个驮过河”,最后是老高大哥在上游找到了合适的过河点。在队伍只剩三个人还没有过河的时候向导神奇的出现了,然后看着我们过河。

西瓜姐用健力宝瓶子携带的坚果,休整期间分享给各个队友,好吃的(又吃了一大半之后才想起来拍照)。

原本还尝试小心翼翼地慢慢过河,最后放弃了、直接趟水而过的小韩

12点30休息吃午饭

此时在第三天原计划轨迹和备用轨迹的交叉点,备用轨迹是老大去年探路走的轨迹,原计划轨迹是老大结合已发布轨迹和游记优化之后的轨迹,大家各自考虑自己体力等情况后,808、静思、征途、企鹅决定走备用轨迹,剩下的人走原计划轨迹,向导也带着我们走原计划轨迹。

1点左右出发,爬上眼前的山头便看到另外一个高山湖泊。

老大的原计划轨迹是连翻两个山头,然后沿着山脊下撤,结果向导直接带着我们从山腰切到大草甸子,从牧场出来,直接到大路上了,把我们领上大路之后向导的任务就完成了。

老大跟向导结算这两天的向导费,然后向导要在天黑之前骑马赶回禾木。

沿着大路还有8公里到达今天的目的地:喀纳斯景区。

在距离目的地3公里左右的地方已经能看到图瓦村、喀纳斯景区和喀纳斯湖了,于是就近找营地扎营。第二天再继续接下来的行程。

营地选在临河的松林中,隐蔽又惬意,但是凌晨两点下雨的时候,确实担心河水上涨、营地被淹,并且营地水声巨大,听几晚下来,觉得对河更加恐惧了。

晚餐:脱水蔬菜+挂面

10月3号重装穿越第四天:喀纳斯景区——三湾——双桥——观鱼台

天亮拔营,先到景区售票中心存包,然后轻装徒步游览喀纳斯景区。

今日早餐(两人份):新疆奶茶、燕麦、红枣、葡萄干,够丰富

凌晨冻了三个小时之后的小韩,瑟瑟发抖,需要奶茶的拯救

拔营上到公路,左前喀纳斯河,右前喀纳斯湖,前方图瓦旧村、图瓦新村,周围雪山环绕。

上午:鸭泽湖-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双桥-乘车回到游客中心吃午饭

粗发喽

此处风景甚佳,老杨大哥提议来个合影

神仙湾

月亮湾

下到河边走走,欣赏喀纳斯不同角度的美

跟无籽西瓜姐(越野大神,崇礼168亚军,迷妹脸)小合影

蜜汁傲娇的老大

时而温婉、时而咆哮的喀纳斯河

卧龙湾

从观景平台下到河边,遇到一路上极其少见的🍁

穿过幽静的林间小道,去往今天上午的终点“双桥”

双桥(下方老桥全由木头制成,上方新桥则是水泥桥)

桥上俯视即能看见凸出来的桥墩

下午:乘车往返观鱼台-游客中心取包-老大往返7公里探路寻找营地-全员赶往营地扎营。

下午两点左右在游客中心吃了又贵量又小的午饭,四素一荤一汤,菜和米饭都吃完了,结果大家都意犹未尽,只能等最后的疙瘩汤溜溜缝。小韩决定下午不去观鱼台了,打算晒一下帐篷、睡袋,顺便休息一下,结果吃完团餐先去对面餐厅又吃了一份拌面,另外又加了一份面,简直厉害。

喀纳斯的小炒肉88块大洋

下午老大的计划是到喀纳斯河三湾对面探路,确定合适营地,小韩被委以重任往返4公里左右去昨天营地附近拿藏好的气罐,然后用冲锋衣包着六个气罐谨慎地回到景区与大部队汇合。

观鱼台

观鱼台东望

观鱼台北望

从售票大厅背包出来,存包的老爷爷追出来两次送落下的东西,一个是我放在门口忘拿手杖、一个是小韩的雨衣(也是我拿小韩大包出去装气罐的时候落下的,在此之前小韩应该都不知道自己的雨衣被我搞丢了)。

下午七点半左右,大部队分三批分别向老大探好的营地出发,过桥左转后,隐约听见前方有摩托车的声音,在我前面的西瓜姐停下来开始拍照,怀疑骑摩托车的是巡逻的工作人员,果不其然,巡逻者经过我们眼前经过,绕了一个山包又绕回去了,收起手机,赶紧赶路。

果然五星级营地,三面环林、一面环山,中间是平坦开阔的草甸子,穿过10米宽的松林与清澈碧蓝的喀纳斯河对望,喀纳斯河水直取直烧直饮(老大每次都过滤一遍才烧)。

晚上的营地

早晨的营地

营地近景

10月4号,重装穿越第五天:喀纳斯景区——白哈巴

看图说话,昨天夜里多少度?


感觉小韩全程都是湿鞋,下图是小韩昨天晚上放在外面晾的鞋

六点半起床收拾打算拔营,然后听见老大让小韩传达发到群里的信息,打开一看“@全体成员 今天全程20公里 爬升约600米 天亮后大家可以按昨天的计划轨迹反向走到神仙湾对面 看一下昨天错过的三湾晨雾 9点拔营”凌晨3:47,操碎了心的老大。

收完睡袋、气垫,烧水煮燕麦新疆奶茶,把这次带的唯一一个土豆泥也冲了,快速吃完收拾完出发去看三湾晨雾,小山鹰、企鹅等人已先行出发。

今天早晨异常寒冷,边走边打哆嗦,走也走不快,只能按照现在的节奏赶往三湾第一湾-神仙湾。

跨过一条小溪、穿过一条河,走过大草甸,来到沼泽地,便踏上了木栈道。清晨的秋霜,呈现了一个银妆素裹的小世界,冷气环绕,每前进一步仿佛踏进一个冰冷绝美的新空间。

中途从木栈道下到河边,先目睹一下喀纳斯河面的晨雾,此处是喀纳斯河的一个小湾,水面上空的晨雾留不住,无法形成三湾晨雾的规模,简单拍照便继续向神仙湾出发。

还在木栈道上疾步快走,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小山鹰魔性的笑声,正纳闷这是什么情况,眼下便走到了木栈道的尽头,小山鹰亦回头介绍“这是一个喊泉,快,喊的声音越大,泉水冒的越急”,哈哈,赶紧瞪大眼睛看看是不是冒的更急了,然后拍照、录像。

反复玩了好几次喊泉,跳下木栈道,继续在崎岖小路中前行,边走边搓手取暖,刚走没多远,迎面碰到征途、老高大哥回返,简单沟通原来是“还没有走到神仙湾,还有一公里多,但是时间一个来不及了,于是决定放弃神仙湾晨雾开始回返。”此时已上午八点半,距离拔营时间只有半小时,果断回返,中途再无下到河边观赏晨雾。

回到营地8:59,老大只剩下帐篷没有收了,远远地拍个营地的全景图,迅速开始收拾东西、拔营。待晨雾小分队后队回来之后,老大通知所有人开会,简单明了地说了接下来的行程:“今天是穿越的第五天,计划从喀纳斯景区穿越到白哈巴村,但是之前得到的消息是从白哈巴穿越到喀纳斯景区可以走,但是从喀纳斯景区到白哈巴不让走,会有检查站拦截。今天拔完营之后我们先徒步到今天原计划轨迹的起点,然后结合轨迹尽量在远离赶路的地方切过去,中途如果遇到检查站拦截、不让走,就乖乖回到喀纳斯游客中心,存包,然后继续游览喀纳斯湖。由于国家管制,再加上有伙伴脚不行了、有伙伴气罐用完了,综合考虑决定取消第六天、第七天的行程,自由安排剩下的两天或者改签提前回京”。

开完会并一直通过后,大家的心情也顿时放松下来,拔营的速度似乎也加快了。昨天晚上巨冷,帐篷通风侧扎的太低了,不利于通风换气,所以今天帐篷内外全是冰霜,睡袋表面也是潮湿的,只能中午吃饭的时候拿出来晾晾了。

第一个拔完营的老大高呼“我又不是最后一个拔营的”,哈哈哈哈,要知道老大早晨并没有往返3公里去看喀纳斯河晨雾,蜜汁傲娇的老大,不能更可耐了。

今天拔营最慢的是我跟小韩,已经拔完营的伙伴们早已上包站在阳光里等着了,我迅速收完银搓,打包、上包,赶紧逃到阳光下,暖和一丢丢,转身便看到满地闪耀着光芒的五光十色宝石。眼前遍地宝石,背后日照金山,迅速来个合影,便相继出发。

沿第四天的原计划轨迹反向走到第五天轨迹的出发点,中途穿过图瓦新村,早晨的村落整齐、静谧,偶有游客在门口溜达,拐到另一条马路上,又遇到三两成群的熊孩子在路边水坑凿冰、破冰,然后回头看躺尸在路边的碎冰块,回忆自己满满的成就感。

继续往前走来到一片牧场,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个牧羊犬和一个小黄狗,两只狗狗伴我们左右,随我们前进,像是在监督我们直到我们走出这个牧场。突然牧羊犬和小黄狗全速向前奔去,细腰长背的牧羊犬跑起来很是帅气,小黄同样不甘示弱,只见小黄和小白围着前方体积是其数倍的大黄牛争相展开攻击,好似主人正在背后考察两只狗谁的表现更好,大黄牛在此形势下连连败退,终于大黄牛退出了自家牧场,两个“狗兄弟”才放心地回来,又接着“护送”我们直到出了牧场。

找到的唯一一张有小白、小黄的照片,还跟老大合了个影。

出了牧场,到达第五天轨迹的出发点,全体换衣服,脱掉羽绒服、抓绒,准备直拔第一个山坡。

爬到坡顶,轨迹是沿着右侧的公路、在山腰穿过,为躲避检查老大让尽量远离公路往左切,所有人钻到树林里,等老高大哥探路,从此处可以看到远处山腰间的蓝房子检查站,此时在老大的注视下808已缓慢通过检查站,老高大哥探路也绕到了公路旁的轨迹上,于是老大下令全体出发,沿着老高大哥走的路切回轨迹,继续沿着原计划轨迹走。

绕路收获的美景

沿着计划轨迹在起伏的山腰间行进,蓝房子赫然出现在眼前。(只敢远远地先拍个照片

前队悄无声息、小心翼翼地靠近蓝房子,走到跟前发现蓝房子大门紧锁,但是谨慎起见,依然不敢大声喧哗,用手台小声地跟老大回报检查站情况,继续前行。经过检查站之后又是一个大的起伏,于是继续爬坡、下坡。

下坡之后便看不到检查站了,眼前的是很大一片草甸子,左侧是营地对望雪山的另一面,悬着的心刚放下来,便见右侧有一个橙色的消防车向山下冲来,不敢断定消防车是否冲我们而来,前队赶紧停下来以左侧雪山为背景拍照,假装普通游客。检查人员对我们的行为司空见惯,双手插兜,悠闲地站在旁边看我们拍照(内心活动可能是:继续装,先让你们表演完)哈哈哈哈😂。果然是冲着我们来的,躲是躲不过了,征途、小韩主动上前打招呼,趁这间隙赶紧手台抄老大汇报情况,弄清情况之后后队再走。检查人员开口就是“你们领队呢,也没有边防证,知不知道白哈巴属于边境地区,不能随便穿越”,还好有惊无险,只是检查了我们的身份证、边防证,便放我们过去了,最后叮嘱我们注意安全、并祝我们玩的愉快,看情况没有问题了,我们连声道谢,小山鹰热情地邀请检查人员合影最后被拒绝了,不得不服,小山鹰蜀黍就是厉害👍。

直到消防车走远,才赶紧拍了照片。

手台抄后队汇报情况,继续前行穿越大草甸子,下降、过河,老大发来指令"过河寻找吃饭营地",过河后找了一片高地集体午餐休息、晒装备,此时小山鹰、小韩还在继续前行,毫无停留午餐的意思,且走且珍惜,剩下的10个人就地午餐。

午餐营地对面是观鱼台,背面是雪山,剩下两面是广阔的大草甸,前后均无来往驴友及游客,绝佳美景加上此时大家放松又享受的心境,美哉妙哉。

没想到最后一天的午餐是徒步以来最丰盛的一餐,有老高大哥的甜椒、小花生、原味瓜子、西瓜姐的白薯干、老杨大哥的咖啡、洋葱、小葱、静思姐的黑巧克力、转山大哥采购交由企鹅人肉搬运的生菜、还有我背了五天的牛油果,至此,这顿极度奢侈的午餐饱含:维生素、蛋白质、优质植物脂肪、碳水化合物……

企鹅的翡翠生菜

咖啡+旺旺雪饼,竟成绝配

对于此番佳景,老大亲笔:“不错,那午餐确实是享受,雪山环抱的草原中央,只有我们十几个孤独的行者,暖阳当头照,和风温柔地吹,溪水哗哗地流,一杯热咖啡在手中,还有瓜子、花生,尤其是在苦寒之地跋涉了四五天后,还能享受到绿色的蔬菜,那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可是要知道,那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一时的欢乐,盛筵必散”。

企鹅的追溯:“几天没有洗脸洗头 面朝雪山 端着一杯不知道什么品牌的咖啡 喝之前好像吃了一块萝卜 还有一小叶冻了冰的生菜 突然就高兴的不得了,那时我看到这个场景 用一句话形容 感动常在 我默默的回过头 擦了擦 眼角流出的一滴眼泪……”。

假行僧,大神常有,不足为奇......

回到当下,美景当前,美食果腹,极度自律、又一直有运动习惯的老高大哥开始做无辅助仰卧起坐,然后拽上“日常互怼二人组”的另一位成员-老杨大哥,最后发展成集体俯卧撑,😂,企鹅负责拍照。前五个大家的动作都很标准,果然大神如云,都是实力派队员,五个之后,只见老大的肚子最先投入大地的怀抱。

短暂的娱乐兼锻炼结束,收装备,启程继续出发,出发两百米处收了还在晒装备的小韩,三百米处收了还在午餐休息的小山鹰,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就遇到了四五个对穿的马帮,其中有个妹子跟我们说“加油,还有~四五~个小时吧”🙃妹子说话喘气也是够匀的。穿过大草甸,过河来到牧民的牧场,此处距原计划轨迹终点还有12公里,此前遇到超大规模轻装商业队,得有四五十人,美美的大衣+牛仔裤+休闲鞋,路过时听见一位男士跟伙伴说“看人家,重装比咱们轻装走的都轻松”。😂

过河后休整,等后队。

继续出发,迎来此次穿越全程的最后一个爬升,另一波儿“屏保”在召唤。

大草原上走出来的青青小道

土拨鼠扎堆儿打洞玩

距离白哈巴还有4.5公里,此时808离白哈巴2公里左右,小山鹰、静思、征途离白哈巴3公里左右,3公里处就已经能够看到公路和村子了,于是老大抄两个前队分别就近寻找合适的营地,先找一个做备选,然后看看有没有更好的。

进林子下降前,靠在旁边石头上稍作休整,顺便等后队。然后只见老大孤独的身影,不见转山大哥和企鹅。眼看老大走过来了,没有要休息的意思(老大的那句“我还需要休息吗”在脑海自动回放),便准备整包随后出发。“你起来,让我坐这儿”,画风突变,果然老大,哈哈哈哈。

上图是企鹅给老大配的字幕,事实上,转身出发之前老大确实说了一句话,“好,能看见他俩了(转山、企鹅),你们赶紧走”。

为了避开后面的大规模轻装商业队,就地休息、晒太阳、喂狗、拍照......

细腰长背的牧羊犬

牧羊犬拒绝了小韩的馕,欣然接受了西瓜姐的牛肉干。(小韩还拿着我的馕去喂,我的干粮啊)

等轻装队过去,继续下降,走出林子,进入另一片广阔的天地。

距离白哈巴约3公里,看到小山鹰他们在河边,为了躲避公路上的视线,全体来到山坡下的大草甸,晒晒太阳、拍拍照。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背包于驴友是如此的亲切

集体晒脚丫子

老大在下面找到了更好的营地,通知大家迅速赶往营地、即刻扎营。

从喀纳斯到白哈巴,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另外一个季节

又现168大神,老杨大哥

白哈巴村观景平台赏落日

19:36,夕阳如盘,无法直视,手机更拍不了,先爬上去再说。

“完了,不赶趟儿了”

短短六七分钟,夕阳迅速坠入眼前哈萨克斯坦的群山之中。

到达营地之后迅速扎完营,便跟老大申请去白哈巴观景平台看心心念念的边陲落日,竟然忘了拍这最后一晚的营地。


10月5号,白哈巴——哈巴河县——乌鲁木齐

昨天下午扎完营808去村子吃饭,顺便完成老大交代的重要任务,打探班车情况。

“班车每两个小时一趟,村内流动上车,人满发车”

老大原计划:上午睡够之后起床,九点拔营,登白哈巴观景平台,赏西北第一村晨雾;

再下到白哈巴村,美美吃顿地道正餐,搭乘班车前往哈巴河县中转,再到北屯市换乘火车返回乌市。

早晨,所有人都沉浸在缓慢而慵懒的拔营节奏中,只有静思、征途、小山鹰、企鹅早早拔了营去赶早班车。

发现新大陆,老大的咖啡泡旺旺雪饼(吃这么少,是留着肚子下到白哈巴之后吃正餐)

不知哪阵风吹过来些许微弱信号,突然收到了小山鹰的语音电话,第一反应:开手台。

“今天只有一趟班车开往哈巴河县,没有黑车”

“车上还有七八个座位,人满发车,不让占座”

“重复一遍,没有黑车,如果赶不上这趟班车你们就只能明天再走了”

老大就在旁边听着,“抄收”。

转身通知所有人,飞速拔营,全速前进赶班车。

“快点,跑着下来”

“只有三四个座位了”

“能跑的,快点,能上几个算几个”

“到哪了”

“快快快......”

“剩最后一个座位了”

“你们到底有没有在跑”

老大拿过我手里的垃圾袋,“你先跑,能赶上就坐;实在不行,后面我带着他们坐旅游大巴回喀纳斯,经禾木从贾登峪出”。

双手使劲儿拽住大包的背带,略过路边游客诧异的眼光,就这样,跑吧。

小山鹰下车走出一二十米接我,转身看见班车拐到公路上走了。

“完了,是这辆车吗”

“嗯,快跑”

车刚走突然又靠边停下了,赶紧上车。

上来之后看到企鹅,“你们可算上来了,我就差跪地上求师傅了”。

这个西北第一村的早晨,够劲儿。

神通广大的老大,最后还是包了两辆私家越野车,前往哈巴河县。

包车福利多多:中哈边界大峡谷合影、山地越野

12:30左右,两队前后脚到达哈巴河县客运站,得知有哈巴河县到乌鲁木齐的直达大巴,果断退掉火车票,改乘卧铺大巴。

哈巴河县(10月5号16:00)——乌鲁木齐(10月6号8:00)

买完票,距离发车还有3个小时,出山后的第一顿正餐,安排

大包也得上桌

来自小山鹰的视角

对女士友好的卡瓦斯,新疆“土制啤酒”

大盘鸡,出自川菜馆的地道新疆厨师之手,哈哈哈

饭后街边广场溜溜,开启养生模式

老大的饭后运动

哈巴河广场之柔韧大赛,了解一下

回头看看老高大哥的饭后运动

小朋友的饭后运动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系列

嗨够了,该走了

17:00,出发去客运站候车

第一次乘坐卧铺大巴,体会:空间狭小、空气不流通、舒适性差、安全性低。

不过对于不通火车的地方,卧铺大巴也是当地出行的一种选择。

10月6号,上午7:40左右到达乌市

6号了,好像今天生日诶,不管了,找地方洗澡才是关键,臭了臭了。

办完入住,洗澡收拾完,下午两点,正好是新疆的午饭时间,拉条子走起

家常拌面,20块大洋。小韩加了两份面,前后一共吃了三份面,简直厉害(新疆的拌面可以无限续面)

吃完之后,小韩特意叮嘱,快拍照

吃完一路向东,目标:国际大巴扎

刚进来就遇到新疆歌舞团的表演,身姿曼妙、能歌善舞的维族妹子,竟是围观群众的即兴表演(热爱跳舞又享受生活的天性,长期生活在内陆的人应该也会喜欢)

晚上五人小分队去吃老大心心念念的辣椒炒肉,老大也是今天才知道店名原来是“吃饭时间”。

中午羔羊肉吃太多,老大决定多消化会儿再去吃饭,暂定晚上8点。

上图发“假行僧”群里,群友评价“又瘦又帅”。

老大很开心,画面台词“嗯,一会儿能多吃半份辣椒炒肉”

来自小韩的视角

奶皮子、醪糟、南瓜粥......(南瓜粥代言人-企鹅,一共喝了五碗

得知今天正好我生日,小分队齐心协力找店员要了长寿面,笔芯

10月7号,乌鲁木齐——北京

乌鲁木齐(10月7号14:08)——北京西(10月8号20:22)

要走了,怎么能还没吃过烤包子,瓜果市场门口买几个拿上(最好现烤现吃,凉了之后味道也就“凉了”)

火车上狂补新疆的瓜果


10月8号,20:22到达北京西站

到站,报个平安

喀纳斯之行到达终点,却也成就了“诗与远方”的另一个起点。

106

请赞赏鼓励下作者!

2人已赞赏

1楼   回复 举报 收藏

×

给最初鼓励哦!

  • 1
  • 2
  • 5
  • 10
  • 20
  • 50
×

其他金额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0
最初

我已收到你的赞赏,谢谢你的鼓励!

¥ 6.66
×

赞赏清单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