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步路公益救援平台 服务商中心

俱乐部及领队入驻

服务商后台

    • 全部
    • 轨迹
    • 活动
    • 约伴
    • 社区
    • 用户

社区 > 中山> 以嶂之名,狗尾拈云——狗尾嶂徒步穿越

以嶂之名,狗尾拈云——狗尾嶂徒步穿越

回复 收藏 正序 只看楼主

以嶂之名,狗尾拈云——狗尾嶂徒步穿越 2018-11-27 20:33:21

温暖的灯光揭开黎明的黑暗和大桥河河面的薄雾轻纱,驼着饱腹后还每人揣着两个鸡蛋的我们驶向长山子村和村子后面的狗尾嶂。狗尾嶂是广东第四高峰,高度1680米,经实测1675米。此山有三宝,壮丽日出,绝美云海和狗尾巴草。狗尾巴草代表着坚忍和默默无闻。狗尾嶂的确不为人知许多年,但自09年被驴友开发后,因狗尾巴草而成为广东的户外天堂,蜚声海内。而今天,我们将行走在前辈们开拓的路线,以坚忍的姿态走近她,欣赏她,征服她……


《狗尾嶂之狗尾巴草》

抱石亭姿傲万松,不施脂粉兀临风。

无涯白浪朝夕鉴,浩渺金涛远近拥。

作别尘嚣何放迹?相逢境宇此填胸。

跻身画障拨荒草,峭壑扶摇觑丽容。


月光下的瑶寨长山子村早晨并不宁静。各式各样的帐篷填满从村口到文化中心再到巷口,有的在收营,有的在洗漱。护院的狗吠个不停,并不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回程时看到老村是六七十年代建的泥砖屋,新村平房为主。从县道沿老村口往前几百米就是新村的石渣路通到文化中心门前的坪地。穿好装备,从帐篷丛中轻声穿过,憧憬着云海的中山十人组拔寨起行。

从村后一条小杉树掩影的小泥路启程,开着路网和轨迹的我毫不犹豫地带头而上。遥望巍峨的山顶,有数点白光闪现。翔哥说是星星,明哥说是电灯,东哥释疑道是徒步者的头灯。而当我登上半坡回望村寨,一个个头灯如夜行军点亮了昏暗的山路。那是一伙为了心中向往的梦想毅行前行的人。

走过崎岖的灌木丛没有多少露珠,也许前人怕沾湿我们的衣裳而拂去。不时有裸露的岩壁拦路而起,把我们出发时统一的步伐打断。体力参差之下,队伍拉得很长。路泥是黑色的沃土,被踩出一个个明显的浅印。转过正面的崖侧,华南五针松正与圆月对吟,幽暗的山谷回响着应许叼着虫儿的山雀咕咕声。冷风翻过山脊,把老去的茅草压得如不倒翁地东歪西倒,但吹不透我发热渗汗的身躯。夜与日正在悄悄换岗。

第一个V后的山坡已是枯黄的茅草,出发时的薄雾到此踪迹不至。一道横贯天际鹅黄色的晨曦把远处的山头层层渐渐剥离出黑夜,若隐若现。犹如一幅由浓变淡疏密有致的泼墨山水画。霸道的晨曦也把左方的山峦斩去一半,黑白分明。而山谷处依稀涌现团团白云。莫非是我们期待的云海?鼓劲越过草坡后,迎来一道道黄色的屏障。起伏的黄草如一片洪水波涛倾泻而下,直摄心神。路迹如一条黑线在波涛中穿梭,又在削壁处戛然而止。须走到近处,细细察看地形与痕迹再摸索到线头,重新上路。

海拔一千三百米处定睛,山脚处仰望的雄伟巨峰已是触手可及,更深深感觉到她的肃穆,端庄。黄草似婷婷立立的仙子头上一蓬散开飘逸在风中的金发,而淡淡的雾霭如头纱般妥贴灵动。远处的云团似畏惧我们的打扰隐而不发,羞涩地躲在那一方山谷,安安静静,如一床白棉被把山村盖得严严实实。事前每日一查天气预报,坚守着没有云海不出发的底线,在气温、天气和前几天有雨的条件下选择今天登山。看来,这回人算不如天算。

日珠此时落在山凹被左右两头洪荒猛兽互不相让地撕抢着。山再高大,再雄壮,终究是挡不住阳光能量十足的步伐。山头处原来冷色调的黄草瞬间充满片片暖意。队伍还在阴影里移动,月亮和快乐俩离我约百米紧紧跟随。明哥和翔哥未闻其声,但相信他们的能力无虞通过这样的路况和难度。阳光把我的背影唤醒,形影随行,不再孤单。山再高大,再雄壮,同样也挡不住我登顶的脚步。


小心逾过几处陡壁,山顶处沸腾的人声渐闻。振臂高呼的叫喊有点噪杂,但在陡壁下方依然黝黑又冷峻的崖谷回荡,仿佛在不断地鼓励渐已疲惫的我前进。深呼吸后提气攀上最后一处有点湿漉的陡壁。明媚的阳光如万千道剑光从山巅的另一方扑面袭来,如梦如幻。山巅的尼玛堆旁围着乌泱泱的驴友在合照留影,1680米的铁牌是打卡的标志。据了解,他们是两步路领队湘蓝的队伍,两三点就上山。后来,我也找到湘蓝。这是我在两步路线下第一个见面的驴友。未经允许把你们放在贴子里,如有见过我的朋友们可以打个招呼。



趁着我们的队员陆续登顶的时间四处行走感觉狗尾嶂在大自然的沧海横流中巧夺天工,雕琢出旖旎的风光。风悠悠空谷来兮,雾濛濛深润生烟。四面峰峦叠障次弟如一阵阵波涛向四周涌去,呈现出一种深邃磅礴的气势。无语,无惧,无私地为征服她的世美演绎出最美的姿态。当人马齐全时,又轮到我们搞怪留念。虽然大家没有什么腹肌,胸肌,无人机...但总得对大山袒露心胸,以证诚恳,所以我们无悔地心底最纯真的一面留下来陪伴她。这算是刹那永恒吗?

众人一步一回首不依不舍地往下撤,步步如行走在漫无边际的沙漠。风来时,狗尾巴草摇曳似是整座山都在自由舞动。眼前美景如陈年醇酒把人灌醉,索性抛下装备往草坡里惬意地躺下。黄草比昨晚的床还柔软和浓厚,掺杂着泥土的清香。如果在这儿露营,失眠应该是不存在的。昨夜的失眠是因为听到女儿磕崩牙的讯息,还有凌晨一点多到达的驴友的吵闹声和奔波后的呼噜声。生活总有或大或小的挫折等着我们,迎难而上还是知难而退只有一念之间。

在黄草丛中横切约两公里,到达樟树坑墩之下,在右侧的半山找到翔哥说是丈夫去深圳打工,瑶族妇人在半山望夫归的头像点。后队贪恋美色,久候未至,寻一背风处,面朝烈日,耳听风啸,和衣入梦。半小时后,大部队到达。众人架锅把早上背来的豉油鸡热一热,香气蒸腾。被望夫归的精神感动,特把鸡胸肉赠一块予妇人,聊表敬意。敬过山神,放开肚皮胡吃海喝,跟着青青姐和东哥老饕夫妻档是不愁吃的,而且都是美食,豉油鸡、炒面、叉烧、白菜,汤面…就是菜心少了点,人均两条。

抹抹嘴上的油,拍拍屁股上的草屑,打道回府。在樟树坑墩坳口垂直而下,晴空飘来几朵白云挥手送别我们。今天没有云海太小,不是抱一抱,只能拈一拈,有点遗憾也有点收获,十全十美多是想得美。急降到千米处,茂密树丛里的细道有点湿润,腻滑。后面的众人抱怨我跑得太快,须知我是刹车皮磨损严重,控制不了车速。黄草从长山子村到我们将要到达的锡坑村,形成一弯金梳把环抱里的绿树梳理得顺直挺拔。越接近山脚,越是感觉到狗尾嶂的撼天之威。So What,我已征服了她!

在锡坑村沿土路和路网走了一段,被瑶家老奶奶说此路不通而劝转。但走错的路上发现一丛秋冬里的野果——刺泡。摘几粒红彤彤的果子尝尝,仍然是儿时的味道,可是我已经慢慢变老了。想到前几天我对女儿说,爸爸为什么要锻炼,因为是等你长大时我还可以和你一起去爬山。回到中山后,我把今天的美照展示给女儿看,并安慰她,崩一只门牙不算什么大事。不怕跌倒,就怕站不起来。人生有很多插曲,就如登山时有很多岐路,选明方向,以狗尾草坚忍的继续地走下去,自会领略人生的精彩风光。

259

请赞赏鼓励下作者!

5人已赞赏

1楼   回复 举报 收藏

×

给山果鼓励哦!

  • 1
  • 2
  • 5
  • 10
  • 20
  • 50
×

其他金额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0
山果

我已收到你的赞赏,谢谢你的鼓励!

¥ 6.66
×

赞赏清单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