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步路公益救援平台 服务商中心

俱乐部及领队入驻

服务商后台

    • 全部
    • 轨迹
    • 活动
    • 约伴
    • 社区
    • 用户

社区 > 厦门> 武功山(忆)

武功山(忆)

回复 收藏 正序 只看楼主

武功山(忆) 2019-01-06 10:28:50

    "别说你孤单,也别说你悲伤,你去看看山河,从来都是那样~"  谁能告诉我这句话是谁说的吗?是鲁迅吗? 176月一个人重装走了一趟武功山,沈子村至明月山。一个人不觉得孤单也没有悲伤,真的就只是想去看看山河。

    


    因为过去了较长时间很多细节渐渐想不起来,所以决定以游记的方式记录下来,至少这样对我的宽粉也有个交待。

    要说写游记那是受阿伦影响的,追他的记很久了,算是个合格的粉丝。他毕业于艺术院校,在设计行业里混,我也毕业于艺术院校,不同的是他在搞艺术,我在被艺术搞。他有许多的粉丝,我也有粉丝,不过只有一条,而且还是条宽粉   


    那次武功山徒步颇为周折,原本计划5月出行,愣是遇上各种原因拖了快一个月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心就跟爪在挠一样,挠了一个月下来已经是抛出一个坑了。 68 号终于狠下心来当了一回"叔同",抛弃妻子、舍家弃业、独自偷欢去!


DAY1—2018.6.8


    68号出发,动车,顺带哭一下在动车上的遭遇:出门忘看黄历,人品极差,隔壁坐了位体型彪悍的油腻大叔。当我还在为隔壁油腻大叔霸占了我的扶手位置愤愤不平时,发现前面的小情侣早把中间的扶手挪开熊抱在一起了。我转头瞄了一眼隔壁的大叔,头和眼45 度角仰望"星空",半张嘴,一口黄牙,呼噜声此起彼伏,硕大的肚皮跟着节奏一上一下,眼看一滩口水就要顺着嘴角飞流而下,哎呦!我去你大爷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 

    无奈被撒了一路狗粮。


    比起一伙人热热闹闹的,我更情忠于一个人的独欢,是的,我就想做一个寂寞的屌丝,虽然无伴但落个自在与清静。昨夜清点背包行囊,发现少了一本记事本和一份蒙脱石散的备用药,但愿这一路菊花紧收别到处乱喷,也但愿这几天有个好天气,能顺利穿越。

    

    下午3点多到沈子村,找了客栈吃了晚饭,傍晚闲来无事便村子里瞎转。突然从巷子里窜出两条恶狗朝我狂叫,差点吓尿。我假装镇定,心想,首先气势上咱不能输给了狗子,我对着狗子怒吼:我堂堂七尺男儿,拳打武当脚踢少林,还能怕了你们不成,有胆单挑,别他妈的欺负人少。不过我还是识相的,话说猛龙斗不过地头狗你们说是吧,总得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嘛。双腿已经吓软的我假装镇定地慢慢往回撤。好家伙没一会又窜出一条来,俗话又说了好男不跟三狗斗,我撒腿便跑,狗子就追,这一追不得了了,如果往山上跑的话,那我估计原本三天徒步的行程一个晚上我就给跑完了。

    连滚带爬的回到客栈,一口多年的老血早已喷出三丈之远,在我使出移星大法的时候也把手机屏幕给摔坏了,这般出门被狗追一定是有大胸罩~(凶兆)。于是在手机上发了条朋友圈,大致内容是这样的:明天进山后手机就基本没信号了,三天两夜,顺利的话第三天就出山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哈,到了第四天你们还联系不上我,那很可能是出事了,请帮我、请帮我买一把新的 iPhone X,应该是手机坏了,不甚感激,谢谢!


DAY2—2018.6.9 

    早上7点,客栈老板为我煮了碗面,特意加了两鸡蛋,说是祝我穿越圆满成功,端上面的架势真有点梁山好汉出征前喝壮行酒的画面感。来!干了这碗面!好感动哦!顿感吃完面士气大振。我问老板是不是吃完了得把碗往地上一摔,然后鸣鼓出击 ……(我去…你是不是昨晚被狗追傻了)

    经过昨晚那条巷子时下意识地往后瞄了一眼,昨天那些狗子还在吗?

    

    从沈子村至铁蹄峰这段基本在林子里穿,上升较大,一路大雾,能见度低。没怎么拍照,只顾着往上拱。路上遇见一伙越野跑山的,速度贼快。我问其中一个哥们重装怎么样?他说重装速度也还行,我说那你把我背上吧!就当是重装了。


    

    过了铁蹄峰就开始出现武功山最美的高山草甸了,美景一幕幕映入眼帘,整个人也舒展开来,脚步感觉轻盈起来。但这段路路小人多,经常堵车。其实路也还好,只是大家都背着大包会车起来容易刮擦,硬是打转向强行超车也不是过不了,就觉得没那个必要。前面的妹子放慢了节奏,于是后面一伙人也跟着慢了下来,这样也好,顺便找人拉拉家常,都说天下驴友一家亲,跟着一伙六七个人的小队伍走了一段,于是聊的火热。他们见我包最大,叫我大秃驴,好吧!老衲也正好让他们帮我拍了几张照片。谁知后来才知道其中一家伙没美颜就把寡人的照片发朋友圈了,损坏了我一竖零分的光辉形象,同时也深深的伤害了我脆弱的心灵,来人呀,赐他三尺白绫吧 ……


    就像《皮囊》里写的: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在我的灵魂不断地鞭策着我的肉体下,经过近7个小时的折腾,终于上到金顶。这时老天仿佛也感动得下起了大雨   我只能匆匆打卡后急忙找地方避雨去,下金顶的石台阶甚是难走,风雨廊里已经挤满了人,找了个地方下了包,吃点东西抽根烟,休整一下疲惫的肉体。计划今天的营地在吊马庄,所以休息了一会趁着雨小了点继续下山赶往营地。大约下午3点多到了吊马庄,雨还在下,躲在客栈门口避雨。眼看雨没有要停的节奏,心里开始嘀咕是该住客栈呢还是搭帐篷?经过一番脑袋与屁股的斗争,还是决定不能让客栈里的温床腐朽了寡人一颗纯洁的驴心!开挂的驴生无需理由,就该这么整。


    又开始下起大雨,急急忙忙搭了帐篷,现在只能窝在帐篷里,我的单人帐篷里炉子生不了,煮不了面,水也烧不了,只能干啃面包,一身的臭汗,之前的一身衣服全湿了,帐篷里换了一套干的,明天再下雨就没衣服换了。夜晚的山上开始降温,只能裹着睡袋傻坐着。相机、三脚架、泡面、咖啡都成了累赘,增加负重,背了一天啥鸟用都没有。

    边上挨着的帐篷是一位江西老表,谈话中知道他曾经是一位户外领队,挺健谈,聊起他带队走墨脱的经历,那才叫一个虐 ……话语间的意思是现在这都不算嘛。这大兄弟明天走的线跟我计划的路线一样,叫我明天一起走。这雨天我真的有点受不了,最担心的是鞋子也湿了,如果鞋子湿了那基本很难走完后面的 30公里山路,如果明天天气没好转我也许会选择放弃了。


DAY3—2018.6.10

    一陈吵杂声把我从周公那叫了回来,一看表已经7 点多了,拉开帐门一缕暖洋洋的阳光洒了进来。我去!竟然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昨夜寡人料定今天还是雨天,什么星空、日出、云海的肯定是没戏了,所以撒了欢的睡。谁知今天居然放晴了,错过了日出。  


    太阳出来后帐篷里基本就待不住了,赶紧起身将帐篷披在木栈道的栏杆上晾干,煮了包方便面,喝了杯咖啡。就在我煮面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江西老表竟然带了好大一块腊肉,一天未开荤了,感觉腊肉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晃眼。好家伙!于是我收拾完东西赶紧跟着江西老表一起出发,只要他走在前面我就能感觉有那么块肉在我眼前晃荡,促使我加快脚步跟上。

    今天的营地是发云界,从吊马庄到发云界要经过白云客栈、绝望坡、好汉坡。这段路应该是整个武功山景色最美的一段了,对于形容山河美景的文字我一贯非常的无力,一直觉得靠文字去描述美景太难了,除非你能写出类似贺老爷子 "二月春风似剪刀"这样的意境来,我一般不怎么去描述美景,一来词穷,二来觉得所有的美景只有亲自走进去,用眼去看、用耳去听、用心去感受,你才能体会她的美,其它媒介上看到的都无法达到那种感知程度。今天的行程据说有点强度,所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反正跟着江西老表有肉吃这是我今天的信条和最大的动力 ……


    话说这次武功山的绝望坡是我走过的最轻松的绝望坡了。原由是绝望坡的两头各有一个牌子,当我开始上绝望坡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块牌子,在我快走完绝望坡的时候还在问绝望坡到了吗?其实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完了绝望坡,这是一种最理想的状态,一点不觉得绝望。


    过了绝望坡差不多将近12点,找了个地方休整,开始升炉子做饭。哈哈哈你们懂得

    好家伙!老表不仅有肉有米竟然还有酒,假装客套了几句后就不能再客气了,撸起袖子开干了,老表看我这架势估计肠子悔青了,想要阻止都已经拦不下来了,三两下眼看一块肉就要分完了,我瞄了眼老表,发现老表表情凝重面色铁青,我说这样吧:晚上到营地我们就客栈里吃吧。潜台词是中午先把这块肉分了,反正晚上下馆子吃。在我的一再的怂恿下终于把一大块腊肉给消灭了 ……


    吃了肉喝了酒顿感浑身是劲,如同车子加满了油开了挂一路狂奔,下午4点左右就到了发云界。安营扎寨后找了家客栈洗澡、腐败。

    夜晚 12点满天繁星,我装B 的煮了杯咖啡,扛着三脚架和相机上到一个草坡,想着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好好拍几张星空。草丛里时不时传来几声虫子的叫声,这时突然想起某天夜里开车,收音机里主持人传来的那个问题:假如你不幸得了阿尔茨海默病你最不想忘掉的是什么?这个问题迅速地在我的脑壳里飞转着,可是过了许久却找不出自己的答案。边思考着人生边摆好相机调好角度,谁料夜晚气温骤降,冻得我瑟瑟发抖,相机还未设置好已将寡人冻成半身不遂,算了,起轿回府,装 B遭雷劈,匆匆拍了两张就返回帐里。

    闷在睡袋里还在想着最不想忘的是什么,我想所有的事物都是对立存在的,有了喜怒哀乐才有了完整的人生,不管缺失了哪一部分都会觉得不完美,所以既然无法记住了,那就彻底地让自己成为一张白纸又何尝不好。


DAY3—2018.6.11

    日出,虽然发云界不是拍日出的最佳位置,但总算看了回武功山的日出,外加福利还看到了几位漂亮的妹纸。大家都在忙着拍日出,后来才知道寡人拍日出时的飒爽拍姿竟然出现在一妹子拍的照片里。我怎么会知道怎么加了妹子的微信此处就省略一万字了,这是个技术活,说出来大伙是要交学费滴,哈哈   都说早起的虫儿被鸟吃,至少今天早上我是确信的。

    今天最后一天的行程:发云界沈家大院 羊狮幕明月山。

    8 点多和江西老表一起收拾好装备吃了早饭开始出发,这一路大部分在密林里穿梭,景色一般,路也不好走,唯一的好处就是比较不晒。丛林里上蹿下跳,许多地方甚至得手脚并用才能通过。



    中午12点左右抵达沈家大院,下包休整,我的装B神器咖啡+雪茄又开始了,一阵吞云吐雾后,满血复活。

 

    在沈家大院碰上了早晨一起看日出的妹纸们,我有如他乡遇故知,就差给妹子来个拥抱了,那我可是表现得相当的亲呀!于是后面的路程就跟着妹纸们走了。你们或许觉得不就是一起看个日出吗!不要脸了,有那么的亲吗!想撩妹就是了别整那么些借口。如果这么说那此言就差矣了,是的,就是一起看日出了,那请您右手放在自己的脑壳上扪心自问(不对,应该放在胸口上),这辈子都有谁陪你一起看过日出了?都会是谁?除了你儿时的玩伴、学校里的死党、初恋的情人、你的父母你的爱人还有谁?还能有谁?他们哪一个不是至亲?诶!这逻辑太好了,直接漂白了我的动机,哈哈!由于表现良好,途中得以妹纸半瓶雪碧以资鼓励,直至车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 而那位被割肉的江西老表啥时候走散了我已记不清了,不好意思哈大兄弟,重色轻友一贯是我的优良传统,我们下次江湖再见!

    至此我的武功山三天二夜重装穿越就此结束在半瓶雪碧里……

169

请赞赏鼓励下作者!

1人已赞赏

1楼   回复 举报 收藏

×

给汤鼓励哦!

  • 1
  • 2
  • 5
  • 10
  • 20
  • 50
×

其他金额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0

我已收到你的赞赏,谢谢你的鼓励!

¥ 6.66
×

赞赏清单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