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步路公益救援平台 服务商中心

俱乐部及领队入驻

服务商后台

    • 全部
    • 轨迹
    • 活动
    • 约伴
    • 社区
    • 用户

社区 > 深圳> 神秘!这是一条堪称中国最有才华的驴线

神秘!这是一条堪称中国最有才华的驴线

回复 收藏 正序 只看楼主

神秘!这是一条堪称中国最有才华的驴线 2019-03-04 23:00:02

经常看到社区上的驴友爬山赋诗,才华横溢。奈何我文采不足,没有那个出口成章的文采,所记得的唐诗也不多。不过呢,我倒是收集了一条堪称中国最有才华的驴线——唐诗之路。在这条线上走过的人无一不留下精彩的诗句。那么,今天就来一起看看这条最有才华的驴线,梦回大唐。

image.png

▲ 新昌天姥(mǔ)山。摄影/吕伟中

image.png

一、何为中国最有才华的驴线——唐诗之路

在中国,大概人人都会背诵几句唐诗。但是,多数人或许不会了解,中国还有一条唐诗之路。这个名字不见于史册,也没有路标。却有《全唐诗》2200余位作者中的448位到过此地,留下1000余首诗。

image.png

▲ 余姚四明湖。摄影/江南

李白在这里有叛逆不屈的豪言壮语。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 俯瞰天姥山。摄影/赵建平

贺知章在这里有落叶归根的复杂情感。

少小离乡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销磨。

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贺知章《回乡偶书二首》

image.png

▲ 绍兴会稽山大禹陵。相传,大禹曾“封泰山,禅会稽”。大禹巡狩途中,因病亡故,葬在会稽。会稽山大禹陵也是历代王朝统治者举行国家祭祀的重要地点之一。摄影/陈达卿

李绅在这里有心怀苍生的书生意气。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李绅《悯农》

▲ 晨曦中的绍兴鉴湖。今日的绍兴鉴湖,就是李白诗中“一夜飞度镜湖月”中镜湖的遗存。摄影/蔡敏

image.png


唐诗之路的主线起于钱塘江畔的杭州萧山,经浙东运河、曹娥江、剡溪南止于天台山,全长190公里。支线则可以通达宁波、舟山、金华、温州等地。因全线位于浙江省东部,也可称之为“浙东唐诗之路”

image.png

▲ 唐诗之路路线示意图。图中蓝色虚线所示,为古镜湖所在地。古镜湖的面积能够达到200平方公里。即使在唐朝河道淤塞、水域面积缩小的情况下,镜湖的面积也足有杭州西湖的11倍之多。制图/刘昊冰

image.png

浙东这一派钟灵毓秀的精致风光,为什么对唐朝诗人有着如此难以拒绝的吸引力呢?

image.png

二、唐朝诗人的“打卡”圣地

image.png

▲ 钱塘一线潮。摄影/赵建平

 image.png

唐诗之路的起点萧山,所处的正是古时越州之地,是越文化的中心。人文渊薮,美景无数,在唐朝时早已是驴行达人的“打卡圣地”。杜甫就“代表”唐朝的诗人,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此地风光的喜爱。

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

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

——杜甫《壮游》

▲ 鉴湖泛舟。摄影/张斌

image.png

古时的会稽郡、越州,今日的绍兴,称得上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古往今来,她不知道见证了多少“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乐事。这里水网密布,山岳连延不断,正是乘船游览的绝妙所在。溯江而上,山水相连,情景缠绵,很难让人不生出许多感慨。

▲ 绍兴仓桥直街。摄影/阮琳锋

 image.png

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人就生在罗马。比如贺知章,越州永兴人(今杭州萧山),晚年号“四明狂客”,唐朝诗人中最汪洋恣意、豁达爽直的存在。

image.png

▲ 跨越嵊州、上虞、余姚、鄞州、奉化五地的四明山。摄影/阿僧

 image.png

脍炙人口的《回乡偶书》,不知道被多少人用来感怀岁月的沧桑。

image.png


▲ 位于东阳市、诸暨市、嵊州市交界的东白山。因李白曾登临此山,所以也称为太白山。摄影/Damon

image.png

被称作“诗狂”的他,嗜酒如命,颇有魏晋名士狂放不羁的遗风。而让他五味杂陈的家乡越州,正因为当年晋室南渡,成为了世家大族、北方移民的落脚地之一,才在中国的版图之上变得日益重要。

 image.png

▲ 兰亭鹅池。碑上“鹅池”二字,相传为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合写,称父子碑。摄影/王卫民

image.png

东晋之初,来自北方的士人,初入越地,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与北方迥然不同的湖光山色,也由此生发出诸多感慨。会稽郡的镜湖(今绍兴鉴湖),当年是方圆过百里的大湖,就因王羲之称赞为“山阴路上行,如在镜中游”而得名。

image.png

▲ 鉴湖,当真湖面如镜。摄影/蔡敏

image.png

士人寄情山水,也并非只流连于美景。风光尽收于眼底,口中吟诵出来的却是胸中的一股闷气。

▲ 绍兴宛委山樱花林。摄影/陈达卿

image.png

山水诗的开山鼻祖谢灵运,出身东晋豪族陈郡谢氏,他的祖父就是创建北府军,淝水之战大破秦军的谢玄。或许是造化弄人,谢灵运壮年时正赶上出身北府军的刘裕簒晋。出身世家大族,正由无上荣光悄然变身为一种原罪。

▲ 奉化雪窦山,唐诗之路东支线上的重要一点。山上的雪窦寺是弥勒佛的根本道场。摄影/江南

 image.png

好在他生在越地这山水之间,好在他“天下之才独占一斗”。谢灵运一改东晋玄言诗的故弄玄虚,以山水入诗,一支妙笔写的是风光,也是颓唐。自此,中国的文学史上多了一个名为山水诗的流派。

▲ 上虞覆卮山,因谢灵运“登此山饮酒赋诗,饮罢覆卮”而得名。摄影/阮琳锋

对种种先贤事迹的仰慕,正是吸引唐朝诗人络绎不绝到此寻访游览的原因之一。

image.png

三、独立于世的隐居之地

中国的文人,常常徘徊于出世、入世之间,也常常因现实与理想的落差而苦闷。

image.png

▲ 若耶溪畔。若耶溪今名平水江,据说这里曾是西施浣纱、采莲的地方。摄影/陈禹

 image.png

李白的才华横溢自不必说。当年他进入长安也是希望一展宏图。不知多少人被李太白的词句折服,其中就有会稽人贺知章。

 image.png

贺比李年长四十二岁,但是二人都是文采飞扬,同是爱酒之人,又秉性相投,一见如故,哪管年龄长幼。贺知章读罢李白诗句,直呼为“谪仙人”,当即解下所配金龟,换酒来与这后辈才子痛饮。

image.png

▲ 绍兴西园,吴越国时,始建于龙山(府山)西麓。摄影/阮琳锋

 image.png

不知李白日后展露“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豪气时,是否会想起当年金龟换酒的贺知章。

image.png

▲ 四明湖。摄影/阿僧

 image.png

长安的日子对李白来说,并不一直是愉快的。虽然得以供奉翰林,他却仍是郁郁不得志。难道自己只是个陪君王作乐的文人而已?

image.png 

失意落寞袭来,李白下意识想到的便是浙东的山川河流。

image.png

▲ 日出时分的天姥山。摄影/梁柏林

 image.png

早在他年少时,已写下“此行不为鲈鱼鲙,自爱名山入剡中”的诗句。这位中国最知名的诗人,一生中多次游历浙东,只是这一次的旅途,因潦倒而显得有些阴郁。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 剡溪。摄影/尉建新

所幸的是,他还是那个“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李太白。或许是受到这一方灵秀土地的感召,李白才能有“古来万事东流水”的感悟,才能吼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肺腑之语。

image.png

桀骜不驯的李白,失意时选择“逃向”浙东并不奇怪。唐朝时,这里仅仅占了当时疆域的七百五十分之一,却有道教十大洞天中的三处,来此修行、隐居的名士更是不计其数,称此地为人间仙境自然不为过。

image.png

▲ 括苍山。在道教十大洞天中,括苍洞府又称“成德隐玄之天”。供图/图虫·创意

image.png

李白所“梦游”的天姥山,地处唐诗之路的核心地段。白居易曾写道:“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与沃洲相比,天姥山无疑是幸运的,它因一首诗而被世人称颂。

image.png

殊不知沃洲山也曾是举国瞩目的文化圣地。这里诞生过佛教“般若学”,是晋时全国佛学的中心。一时间高僧、名士云集。

image.png

▲ 新昌沃洲湖畔。摄影/赵建平

 image.png

沿唐诗之路一路向南,其终点天台山不仅是道教南宗祖庭,也是佛教天台宗的诞生之地,素来有“仙境佛国”的美誉。对于这片土地来说,化外之人的足迹是最清晰的印记。

image.png

与士大夫兼济天下的理想不同。这些隐逸之士,求的是独善其身。这其中,到底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循序渐进,还是求而不得的放下,我们不得而知。

image.png

▲ 桐柏山桐柏宫。桐柏山在天台山之右,是道教“金庭洞天”。桐柏宫为道教全真派南宗祖庭,其前身是由吴主孙权遣葛玄所建的桐柏观。唐朝时正是其鼎盛时期。摄影/余智伟

image.png

得道高人如司马承祯,与李白、贺知章、孟浩然、王维等人同为“仙宗十友”。终年于桐柏山隐居修道,也不得不面对三次进京面圣的纠结与惆怅。

 image.png

这种避世隐居的氛围,对于失意文人来说,大概有一种致命的诱惑。他们寄情山水,吟诗作赋,把所有的心绪,或不满,或不平,或乐天知命,一股脑地倾泻在这天地之间。

image.png

▲ 天台山国清寺。国清寺建于隋代,寺名意为“寺若成,国即清”,是佛教天台宗祖庭。现存建筑为清雍正年间所建。摄影/余智伟

image.png

这里能够吸引无数文人墨客驻足,并有绝妙文章词句传世,自然是凭借“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美景。但是,山水或许在中国人的眼中并不仅仅是山水,更是处世哲学在现实生活中的具象。

image.png

▲ 新昌镜岭镇穿岩十九峰。摄影/谢南华

image.png

此时,见山已不是山,见水亦非水。云霞明灭之中,是中国人的浪漫与自由。妙手文章的光芒,一直闪烁在浙东的山水之间,留待后来者的欣赏与驻足。

这些诗意盎然的路线

驴友们准备去走一走

顺便赋诗一首吧

381

1楼   回复 举报 收藏

×

给无言鼓励哦!

  • 1
  • 2
  • 5
  • 10
  • 20
  • 50
×

其他金额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0
无言

我已收到你的赞赏,谢谢你的鼓励!

¥ 6.66
×

赞赏清单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