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 > 深圳> 再见拉胡

再见拉胡 2021-09-11 15:37:30

相关轨迹:拉胡

拉胡此行实属意外,工作原因,今年并无多的心情和时间放在户外上,更多的是满脑子想着怎么搞钱,但“想”总是意念,机缘还需等待。百无聊赖的混了大半年,家里萝卜蹲,原地踏步跑,葛大爷生无可恋横竖斜卧躺,从宫崎骏回看到大学时候追的《犬夜叉》到《魔道祖师》,腾讯动漫评分9.0以上的都1.5倍速看了个遍…到看着天花板发呆,耳朵里塞满了樊登读书会的讲解…人还是那个女人,并无更多快乐…山,那么爱,为何却要一直躲避拒绝?


手机突然收到信息,孙老大:老妹儿,要不要去遛山儿,拉胡反穿。


额,那条走过之后就发誓要拉黑的拉胡线么?钻不忘的茅草丛,比人还高,蒙蒙擦擦的在草丛里完全看不见路的“颠沛流离”,稍不小心就被地面的藤蔓缠住绊倒摔跤,还有那悬崖,那两旁都是荆棘的大斜坡,那无休无止的山脊线…离上次撸山过去三个星期了,在家慵懒了三个星期,大东山的小树林钻得还不够过瘾,拉胡?好吧。


苏菲喵喵:你帮我背水

孙老大:行,我背

嚓,就那么定啦!

2021年9月5日

出于有人答应帮我背水,冒着可能中暑,可能完全爬不动山,可能把队伍拉爆,可能把孙老大虐死(要中暑了可能要背人),可能晒成鱼干的种种风险,再次拉胡铤而走险,跟着小灰灰的队伍出发。早上7:30深圳北站集合出发去惠州大南山。

一辆中巴二十号人,到达大王庙已经九点多,下车买水补给上洗手间,再去龙岩寺。结果中巴车到半路不愿意开上去了,一行人下来爬坡到龙岩寺,上山的时间比预期多耗了一小时…

老孙背着个越野包一个人走在前面,嗯,上坡都是跑的----

到龙岩寺休整,前面这一段前队和后队差不多拉了二十分钟,背瓜大神在后面,吃瓜群众在前面,此行队伍背了三个瓜,到龙岩寺十点多,索性先开一个瓜,吃了再爬山。

龙岩寺出发爬山,差不多十一点了心里打鼓,感觉今天可能会摸黑出山,那可真不是我想要的。

因为大家都是轻装,而在龙岩寺苏菲就把包甩出去给孙老大背了——实力选手,我们要学习给实力选手机会证明嗯,上次爬山之后没锻炼,心里没底,先把包甩出去自己热身好再说。孙老大天天山里拉链的,苏菲很清楚自己和孙老大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适当的示弱来保命,偶尔为之,快哉!

上到山腰的大马路(大南山开发后山腰挖的大土路)已经十二点多了。早上深圳北的晴空万里,到了大南山后反而多云,很多时候都是头顶乌云前进,说是中午会有阵雨,。到了山上,真下起了雨,只是间接性的跌了几滴下来,反而是山下,很明显的东边日头西边雨!

孙大先生老兄弟,粉色的防晒衣特别骚气,但看他的架势和手机对焦的方位和风景,不知道他想拍啥,天边的一片乌云么?一张好的构图,在苏菲的世界里得要有风景有人文有故事,如果没有?那就瞎编一个!

此行认为拍到最好的一张照片,背景足够大气磅礴,照片中阿甘拿着登山杖大步流星,行云流水,豪迈万丈;孙老大光一个背影都全是力量的显示,而旁边的橙色又和天空中的乌云成了强烈的色彩点缀!只是天空中的那几根电线又成了瑕疵点

撸山,很多时候让苏菲忘记疲惫的最重要的一个要点,开始是风景,到后来是拍风景的心情和扑捉风景定格风景的乐趣

大南山被一片乌云覆盖住,像一顶帽子,又或是被子,山在被子下孕育,接受风..孕育

云的边际,山的那头,依然蓝天无际,阳光万里!

朝水底山出发,大部分的时候是在大土路上走,没有攀爬没有难度,在半山腰,在天与地之间,镜头若捕捉得足够好,很容易让人觉得飘渺,半山半天半云

大南山,远处的斧头山,上一次过来是和若周晴朗他们自驾过来夜爬看日出云海

这一次,出发前挣扎好久,因为不知道这夏秋之交的大白天的酷热里,能看到什么?星空?云海?

爬个山锻炼身体行了吧!

中午一点多,我们到达山顶的大平地,开始吃午餐---实际上还是十二点苏菲就把带的干粮补充了体能,后来便把包从孙老大那拿了回来。后面的路,是要自己走的,最重要的是水和食物都在包里,这个救命的东西还是得自己带上,等过了水底山就是连续下山,若不小心摔跤,还需要一个垫背的----包!

因为此行是跟着孙老大临时加的活动,队伍里似乎除了老孙也不太认识其他的人了(后来阿甘说几年前我们曾一起跟着未央的队伍一起走过拉胡那个春天,漫山遍野的杜鹃,云雾缭绕的峡谷,额,苏菲记住的只是那次风景,却是把人给忘了,大写的尴尬😓),大家在吃午餐,苏菲一个人闲逛意外发现一株挂果的西红柿!

赶紧的趴在西红柿来拍那鲜艳的红色,大自然赋予的美色!

我们试图寻找一个焦点,又试图锁定不同的焦点来做对比——没有理论基础,全凭直觉,又或是,在他人吃东西的时间里,我想让我的时间变得有意义,于是乎趴在那颗西红柿面前拍啊拍,不同的角度和光线一本正经

拍完了西红柿,不忘把它介绍给同行的驴友,这个意外的发现。然后等各位拍完,嗯,摘下果儿尝了鲜,真甜!

吃完午餐,去水底山中途下起了暴雨!

深圳的万里晴空,我没有带雨衣没有带雨伞,求生欲,看见队友有伞,赶紧往他人的伞底下躲----大兄弟说他还有雨衣,把雨衣给了我~

嚓,真不要脸,先让人背包现在又占人家的雨衣~

嚓,户外生存不就这样么?装矜持淋雨么?

嚓,真无语

嚓,活着真香!

一半晴一半雨,我们那一刻在暴雨里!说好的阵雨呢?一下半个钟,真不厚道!

雨后,云开

到了水底山,雨停了。孙老大没带雨衣,只穿了他的粉色防晒衣兼雨衣兼冲锋衣一个人跑了,还跑没影了,嚓,这熟人不是找来帮着收尾垫背的么,居然不见影了?

某一刻,拍出来确实好看

拍照留影,留下路过的痕迹

咋没人给我拍呢?别,拍出个二傻子来我弄死你。

嗯,之前户外生怕被人拍成二傻子,又不愿意摆拍,更多的是跟着一群神(变)兽(太),基本上都是走啊走啊走啊,拍照的没几个,死劲撸山的倒是一堆一堆的,看风景的没几个,死劲走啊走啊走啊的倒是一堆一堆的,你们不累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停下来看风景拍照是掩饰被山虐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最高大上的装X么?

好啦,抓拍一波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接下来下山,根据之前的经验,没个四五个小时都出不山,何况今天的山路还被暴雨洗礼过够爽滑!

雨后的拉胡线真清爽,碧草斜阳,墨黛绵延,下水底山之后,大草坡,翻悬崖,下深V,走山脊,一路钻草丛就要开始了

大家还在拍照,似乎无意赶路,苏菲外出撸山的基本原则是天黑前务必要出山(除非重装露营,但也要有到达营地目标时间),催促小灰灰快走,孙老大已经下到大草坡了

领队小灰灰,见催众人催不动,和我慢慢走了一段,下到草坡这边。他说要等一会后面的人,估计赶孙老大是赶不上了,只是还是在山上就看见前面有好几支下山的队伍当天走拉胡的还真不少!

我说我走慢些(实际是想跟上前面的队伍早点出山),小灰灰在原地等后面的人,苏菲开始了单飞——主要是一路上都有人,不会孤身一人。边走边拍,或许,以后都不想来了吧,这草丛钻的跟鬼似的,割脸割手----倒霉孩子出门居然只装了一支手套!

后来,遇上从拉胡村正穿上来的驴友,他们问我怎么一个人,我说前面还有一个人的,其他队员都还在后面,被告知,他们遇见前面一哥们,在前面等着后队呢——那是孙老大没错了。

哎呀,赶紧的跟上去,早点出山

就那么一大意,想着加快速度赶上前面的人,结果悲剧了,在那爽滑的草丛里狠狠的滑了一跤,屁股没摔着,本能的用手着地撑着身体,结果左手磕在一个暗石上,被割了两道口(那只手刚好没戴手套!)血奔涌而出,割的厉害的那道口子血肉模糊自己都不敢看,握紧拳头,脑海里赶紧搜索背包里还有啥除了两个创可贴啥也没了!求生欲,求生欲,自己握紧伤口不让血流出来,对面刚好有三个背着大包的驴友走过来,他们是正穿的。


赶忙求救,万幸!他们带了消毒水,云南白药还有足够多的创可贴!!!户外驴友亲兄弟姐妹啊,背大包的大兄弟帮我伤口消了毒撒上云南白药粉再贴上创可贴户外有史以来,第一次受如此重创,忍不住流眼泪,不仅仅是感动,是真疼啊!


打完包,他们把剩下的创可贴和云南白药都给我了,让我带上。他们是谁?额,那情况也没法拍照了,记下了他们是队伍——

东莞清溪雄鹰户外

东莞清溪雄鹰户外

东莞清溪雄鹰户外

在心里默默念叨记下!


手上伤口的血是止住了,但还是钻心的疼,一个人继续赶路,登山杖是没法拿了,夹着胳膊下慢慢走边走边流眼泪,疼啊~姑娘不过一介弱女子,何曾如此受伤过,失恋也不过喝上几杯睡一觉就好,也不带血肉模糊的啊!终于赶上了孙老大,神经突然就松弛了下来,什么也不说,先稀里哗啦的痛哭流涕——你大爷的叫人来撸山不应该给人收尾垫背么?一个人拉爆整个队伍!哭得孙老大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回去就要把你拉黑

你不知道整个队伍我就认识你一个人么

跑跑跑,谁跟你比赛啊

$&#yo#*…脑子里所有的脏话废话P话全都一股脑想倒出来,淹死他!


好啦,情绪发泄完毕,正常回来:我手受伤了,帮我把登山杖收好放包里。我右手用不了力,你在前面开路,下悬崖可能需要帮我一下帮我背包?不了,这包得自己背,不小心摔了还真可以垫背!

然后,嗯,若有人抓拍,一定可以看见有个把右手抬起来(机智如我,把备用的袖套拿了出来套在手上挡着伤口,尽可能不被外物再碰到,妈蛋,疼!),一路左手借力抓草抓树枝下山

孙老大走在前面嗯,是前面十几二十米,是真的开路,不是旁边照顾队友问要不要帮忙,前面有树枝打脸不吭声,后面的人跟着继续打脸,前面有木头磕头不吭声,后面的人跟着继续被木头磕头都是我的错,跟着直男撸山,全凭实力生存!

老妹儿,你现在知道了吧

知道啥?

我真的是一直凭实力单身,不会照顾人

见识了,后会无期!

一路走走停停(我希望中的),马不停蹄的到了悬崖(孙老大实际操作),一个人走在前面绝对的实力领先大气不带喘的!

到悬崖,前面坐了两个哥们,说是脚抽筋不敢下悬崖,要往回走——问我们借头灯,说他们出去估计得十二点了

额,看他俩,以苏菲前面三俩次下悬崖的经验,真没啥难度,只要手有些力气,脚踩稳了。问清他们情况,说手机都有点,充电宝也满的,那电足够用,手机自带手电筒功能,我们预估下山估计天黑了,我手还受了伤跑不快,头灯得留着保命。鼓励了他俩一番下山,没成功,跟着孙老大爬悬崖下山。

其实户外胆大心细脸皮厚有体能,基本上不会出啥事,虽然右手伤了,但手指还是勉强可以借些力气的,顺利下了悬崖——孙老大先下去,我让他一旁等我就行。

有时候我们并不是真需要他们手把手的搀扶才叫帮助,是要身边有个人,不至于自己在操作中途出现啥意外状况无助求助或迷茫绝望大概是那种需求与支持。

那年春天,人间四月天,我们走拉胡,悬崖对岸的峡谷,山花烂漫,云雾缭绕,仙气飘飘那一次走完拉胡,心心念念说以后一定要常来,要多走几次

可是,人生初恋有几次呢?或是守住初心,但再回首,同样的山水亦物是人非!此行,没有仙气飘飘,没有柔情万丈只有

下午四点多了,尼玛还在这,赶紧走,不然天黑出不了山!

跟着孙老大,一路狂奔,超越前面一个一个队伍,前前后后几十人

跟在后面,内心N次千万匹草泥马飘过,你大爷你每天撸山越野马拉松,把姑娘叫出来陪你拉练么?姑娘现在可是伤员啊,伤员啊,一只手借力上山下山,走到后面,由于一直是左手用力,导致左脚后跟相应的有些不适奈何跟着直男,前后没有自己队伍的人,硬着头皮也要跟紧了,出山再说!

走完山脊,下到垭口五点多还要穿过一片小树林,再走几公里机耕道才到拉胡村

下山,基本处于埋头赶路的状态,风景不风景,都不重要,那一跤摔破了手掌也摔破了之前对拉胡的向往回首,夕阳愧对躲入云间,苏菲恨别离歃血祭奠,拉胡,此行回去再也不见!

从小树林穿行出来,已经六点,走完机耕道,快到村口,晚霞满天

晚上七点,出拉胡村到集合点…晚霞,算作那天的彩蛋!

总结:

拉胡线反穿时间,从龙岩寺到拉胡村,大概八个小时(我们当天下雨路况不太好),慢点的十个小时(不能再多),作为领队一开始出发就要给到队员一个时间概念。中途要干啥要拍啥,都要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那天我们等最后的队员到晚上十一点才集齐。(有队员扭伤脚,但在后面群里发出的照片做判断,在晚上七点的时候他们还在山上拍晚霞,天黑本身容易造成意外)


拉胡线,手套,袖套,长裤,魔术方巾,头灯务必要硬性要求队员都带上,别耍帅,户外安全最重要。孙老大那天短裤,下山后腿上被草割得也是不忍直视…


必要的户外应急药品,虽说苏菲此行摔伤程度比较意外,但应急药品真的很重要,尤其类似苏菲这种有个队友就能跟着飞的人,自己包里有比等着领队的救急包牢靠及时。


最好加入自己熟悉的活动群,体能差不多,户外行为模式差不多的队友一起玩,大家都会比较开心。女生若非体能实力垫底,禁跟着直男飞,大几率被拉残拉爆……


路线参考轨迹

111

请赞赏鼓励下作者!

2人已赞赏

1楼   回复 举报 收藏

×

给苏菲喵喵鼓励哦!

  • 1
  • 2
  • 5
  • 10
  • 20
  • 50
×

其他金额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0
苏菲喵喵

我已收到你的赞赏,谢谢你的鼓励!

¥ 6.66
×

赞赏清单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